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服务中心  >  漳州电网  >  电网动态

漳州供电公司杨江鸿:我这五年的“带电人生”

您当前的位置 : 服务中心    2017-12-18 15:06  来源:  编辑:韩靓 黄远林   
字体:【

  漳州新闻网讯(通讯员 陈希铭) 9月30日晚6点,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路上,行人匆匆,“秋老虎”带来一阵阵热浪憋得地面上的人透不过气。在漳州动车站附近的高空带电作业斗车上,我和同事小高跟往常一样,穿着密不透风绝缘服、戴着厚厚绝缘手套的在滋滋作响的电线上架设新的导线。在熟练地进行近半个小时的紧张操作后,载着我们的斗车缓缓降落到地面,满脸涨红的我和小高脱下绝缘服和手套等装备后接过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结束了一天的生活。

  回到家,简单洗漱后我窝到了最喜欢的沙发里,儿子正在台灯前思索学校新布置的家庭作业:“谈谈这五年来你的变化”。他抬头望了望我,“爸爸,你这五年怎么过来的?”听着儿子的这句话,自己的思绪却不知不觉飘回到了我刚来带电班的第一天。2000年,当时还叫做漳州电业局的单位刚成立10千伏带电作业班,我便被安排到班里干活,这一晃就是17年了。17年,第一批来的成员陆陆续续调到了其他岗位,只有我留了下来。作为漳州最老的带电人,可以说我见证了漳州地区整个带电作业发展史。

  这五年,我感觉公司带电作业进入了一个高速蓬勃发展的时期,不仅带电次数从2013年的468次攀升到去年的861次,年减少停电时间增长了近一倍不止,还增加了旁路电缆作业和带负荷直线杆耐张杆加装隔离刀闸作业法,逐步形成较为完善的四大类30多种带电作业方式,漳州地区带电作业水平也在去年抛掉“落后的帽子”,一举挤入全省前列。

  这么多年看着漳州带电作业每一步成绩的取得,看着作业后万家灯火的闪耀,可以说是我每天下班后觉得最踏实、最满足的事。想到这,我眼睛瞄到了墙上的奖状,“2015年安全生产先进个人”、“2016年优秀班组长”。这都是近五年自己获得的奖状,于是我回头看了眼儿子:“爸爸这五年和其他许多叔叔一起,在带电这个岗位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付出练就了过硬技术。”我拿出手机照片告诉儿子,“你看这是2013年、2014年我们10千伏带电作业班接连两年被省电力公司评为‘标杆班组’的奖状,这是2015年我们被省电力公司评为‘十佳共产党员服务队’和2016年被漳州市评为‘青年突击队’的合影照片。”

  “那你自己呢?”儿子突然问。“我自己?其实每天在带电斗车上的日子单调简单,可是看着各种工艺在自己手中不断改善,是一种非常享受的事情。”我这样跟儿子说。

  这些年随着漳州地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作业需要不停电操作以确保供电稳定性和可靠性。面对日益增多的带电作业任务,我却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有空就查找资料,询问专家指点迷津,反复操练、总结归纳。五年来,我独自研发出“新型工具斗车”、“后备保护器的开发与应用”、“导线支撑杆的研发及应用”、“上下层双回路作业法”等多项技术成果,大幅提升漳州地区带电作业的效率和安全性。

  带电作业是直接跟电接触的工作,有时候夏天绝缘手套上突然出现的一个小破洞导致汗水渗出都足以使人丧命。在现场,作为“老人”,我也同样要求同伴们不能放松每一次带电作业。遇到其他班组成员面临新的难题和考验,自己更是不敢马虎,立刻进行耐心细致讲解,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有时甚至一一逐项亲身示范。

  2016年,我被组织任命为10千伏带电班班长。但是,父亲却出事了。“爸爸晕倒在路上,现在在医院抢救!”去年某天晚上,正在浙江进行带电作业培训的我接到妻子的电话。“医生怎么说,要紧么?”听完妻子的电话,当时的我心急如焚,但是肩负公司重要培训任务,我只能在解释了一番后愧疚地挂了电话。深夜,因为不放心而辗转难眠的我再次接到妻子电话,平时都默默承担一切的妻子此刻也有了怨言,“都出这么大的事了,你就不能请个假回来帮忙照顾吗?”深知现在从外地赶回家里已不现实,于是我只好狠狠心,把父亲住院医院的事告诉给了家庭琐事同样多的妹妹,托付她帮忙妻子照顾父亲。

  在完成了培训后,我第一时间跨越大半个地区赶到医院,此刻的我却听到父亲罹患上脑梗的消息,而且随时还可能有更危险的状况发生。“那刻,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回忆起那幕,自己的喉头突然有些酸涩,觉得自己对家人的付出实在太少太少。在父亲住院日子里,为了不耽搁日常的作业,白天我坚持安排好班组日常工作并参加部分现场带电作业,晚上守候在病床前照顾父亲,几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圈。

  如今,家人依旧不放心让有轻微脑梗的父亲独自一个人出门。当了班长后,面对日益繁重的工作任务,家人还是选择像往常一样担负起家里的大部分事务。特别是父亲,总是理解地说:“工作更需要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也许我的人生以后还有无数个五年将在带电斗车上度过,但是电网需要的是这样每一个朴实的坚守,这就是我工作的意义,也将是我一生最自豪的事。”思绪回到现在,我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