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home  >  县域直通车  >  县域直通车——漳浦

林梅凤:传承古老技艺点缀美丽人生

您当前的位置 : home    2018-10-11 07:56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沈小琴 吴荣光   
字体:【

  在漳浦县赤湖镇卫生院路口,有一家当地很有名气的金银加工店。和别的加工店不同的是,这家店里除了在柜子里摆出各式耀眼的金银玉石等首饰外,而且还保留了一间专门用来加工金银的传统作坊,里面摆满了锤子、凿子、线板、木墩、气焊、模具等,供人们参观体验。女店主林梅凤是金银首饰加工手艺人、传承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因出生于1978年12月18日,而成为与改革开放同生共长的人。

林梅凤正在制作银钗

  国庆期间,笔者来到了她的作坊。“北桥村基本姓陈,姓林的人家大都来自外乡,我祖上原来是在邻近的深土镇。”步入不惑之年的林梅凤身材高挑,戴着一副眼镜,见笔者寻访,她很高兴地介绍起自己来。

  她说,加工金银的老手艺是祖辈留下来的,从她开始至少可以往上追溯四代人从事这行。她打小就听父亲说过,从前祖上靠这个老手艺四处谋生,勉强度日。因为人事变迁,后来曾祖父那一代就落户到赤湖北桥村,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当时,祖辈就挑着担子一村一村去吆喝生意,什么‘长命锁咯’‘银镯子嘞’‘花簪子哩’的。”林梅凤说,以前祖辈下乡虽也兜售一些现成的比较廉价的首饰,但大部分还是以承揽加工订单为主。按当地风俗,男孩子满四月或满周岁时候,就会隆重举办一些庆祝活动,而作为美好的祝福之一,给孩子戴上“长命锁”、脚链、手链等必不可少。此外,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妇女也很喜欢在盘起来的发髻间插一根银簪,或者佩戴一对银耳环,或一只银手镯。所以,只要匠人功夫好,他们的订单就会源源不断。

  “听父亲讲,当时我的祖上算是比较出名的首饰加工师傅了,附近许多村镇居民都纷纷慕名前来下单。”林梅凤很自豪地介绍,加工首饰可不是一门简单的活儿,大到繁冗复杂的“银牌”,小到一颗细细的珠子,没有积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技术经验,那是没法打磨出来的。她从小跟在父亲身旁耳濡目染,到了初中才学会做一些简易的拼接和镶嵌,而真正独挑重担则在高中毕业之后。那时她已经二十岁了。

  “小时候常看到父母白天招徕顾客,到了晚上,他们就在油灯下一样样加工起来,经常忙到深夜甚至天亮。”林梅凤介绍,因为当时父母采用的加工方法主要是纯手工,工序繁多要求又高,所以十分费劲。不过,好在祖传的技艺既熟稔又全面,拉丝、搓花、焊接、点银、烧蓝、镀金……道道程序如行云流水,做出的首饰成品纤细精巧,令人喜爱。她是父母唯一的宝贝,从小不离身旁,长大后,她很快接过父母的衣钵,将技艺认真传承了下来。

  时过境迁,现代人生活越来越好了,佩戴的首饰也越来越讲究,而市场上首饰的款式样品越来越丰富,从前的银饰品少了,金项链和名贵玉器多了,甚至不乏钻石做成的诸多饰品。因为市场需求量日益增加,纯手工的首饰已经无法满足供应,于是机器加工逐渐取代传统手工。

  林梅凤表示,从小自己一点一滴刻苦学习纯手工首饰加工,后来为了适应市场,她又掌握了失蜡浇铸工艺、冲压工艺、錾刻工艺、车花、喷砂等机器加工工艺。虽然机器加工会带来更多的收获,不过,祖上好几代靠的都是纯手工技艺过日子,这个“传家宝”不能丢,要代代相传下去。

  “事实上,纯手工加工出来的首饰品也有广阔的市场,因为它可以结合现代人喜好,不断融入工匠们丰富的情感和理解,不断创造出新,打磨出更高水平的艺术品。”林梅凤说。

  如今,林梅凤在给别人“打造”美丽的同时,也在创造着自己的幸福人生。她每天和爱人坚守着金银加工的技艺,迎来送往,生意很不错。膝下一对儿女乖巧懂事,女儿今年上了大学,儿子也已经上小学毕业班了,一家子生活美满幸福。

  当笔者告诉林梅凤,她正是闽南日报社正在寻访的“与改革开放同生共长的人”,她说,她既感动又感激。十年前,她有幸参与闽南日报社举办的与改革开放同生共长30岁生日聚会活动。当时同龄人聚在一起像是一家人,如今又一个十年到来,她非常期待和大家再次聚首畅谈。

  “其实,从以前的银饰品,到后来的金饰品,再到现在越来越丰富的名贵饰品,一条项链就见证了时代的变化发展,衷心希望我们的生活像金银玉器一样闪闪发光!”林梅凤感慨地说。 ⊙洪锦城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