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旅游  >  出境游

环游太平洋46天第9天:那些穿越赤道的黑仪式

您当前的位置 : 旅游      2016-12-27 09:51    来源:行者老湖    编辑:许文彬    
字体:【

  2016年12月8日,星期四,天气:小雨,28-30度。

  离开塞班岛之后,要在海上巡航三天,才能到达下一个登陆点—所罗门群岛的霍尼亚拉。今天已经是海上的第二天了,明天还要继续在海上漂一天。天气预报说是小雨,早晨,甲板上依然是阳光灿烂,蓝色依旧。在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冬季的日子,我们这里接近30度,已经是夏天,只有早上这阵子不那么热,许多老年游客都已经吃过饭,在甲板散步。无边无际的大海,真正的海天一色,大西洋号行驶在北太平洋上,已经渐渐接近赤道,在午夜,我们将穿越赤道,飞机上应该瞬间穿越过几次,坐船穿越赤道,有史以来第一次,据说大西洋号上还有穿越赤道的仪式,早就听说国外海军有很多臭名昭著的变态仪式,倒是想看看我们的赤道穿越仪式会是什么样的。

  早餐之后,按照邮轮通知,将护照送到了船上帕帕拉齐会议室,估计为了登陆霍尼亚拉做好准备,但是回到房间就是不想动笔,原来打算每天写一篇游记,但是现在看来无法坚持了,在大西洋号上,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懒了,每天就是想睡个懒觉,起来去甲板上跑步,然后吃饭,接着跟朋友们在餐厅喝咖啡聊天,晚上去看个表演或者电影,邮轮上的一天很快就会过去了。另外,很担心没东西可写,会将游记写成空洞无味的流水账,回头再看塞班岛的游记,觉得几千字简直是又臭又长的裹脚布,于是决定有事则写,无事就做一个真正的闲人,看来人都是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也许是适者生存,也许是变得更加堕落,管他呢,反正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了。

  赤道,纬度等于零,是指地球表面的点随地球自转产生的轨迹中周长最长的圆周线,简单说赤道就是地球肚子上“裤腰带”,据说绕地球赤道一圈大约四万公里。赤道上半部分是北半球,下半部分是南半球,南北半球的最大区别就是刚好季节是相反的。中国、日本、韩国所在的北半球是冬天,而南半球的所罗门群岛、澳大利亚、汤加等都是夏天,所以这次46天的航行是从冬天穿越到了夏天。我们的邮轮仅用八天时间就完成了赤道的穿越,如果是飞机只需要11个小时就可以了。而在古代,船穿越赤道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所以能穿越赤道的船只都会举行仪式,进行祭祀和庆祝。除了当值的水手之外,所有的船员放假一天,还要大摆酒宴,用整头的猪羊祭祀海神,感谢海神保佑。

  赤道穿越仪式一直保持到现代,甚至美国海军、英国皇家海军、印度海军等海军至今还会举行赤道穿越仪式,上个月,咱们的海军舰艇编队赴新西兰、美国、加拿大演习访问,在穿越赤道的时候,举行“铁心向党、大洋铸魂”签名仪式。由于海军舰只和一些远航船常年巡航在海上,生活非常枯燥,所以会利用穿越赤道仪式去发泄,国外海军有些仪式甚至非常的变态,以至于被称之为“臭名昭著”。受虐的对象就是被称之为“蝌蚪”(pollywog)的新人,就是第一次越过赤道的海员,对新人进行荒诞的“审判”闹剧,其实就是公开的变态虐待。据说印度总理尼赫鲁乘坐印度军舰德里号出国访问印尼的时候,穿越赤道时也经受了海军的“蝌蚪审判”仪式,“法庭指控他过分劳累,电话和文件太多,惩罚他适当休息,并要求他多来访问印度洋的海军舰只。”

  这些变态的穿越赤道仪式中,最简单的虐待就是“蝌蚪”会在睡梦中突然被老水手剥光衣服,拉到甲板上或者大厅,参加所谓的“审判”,胡乱被冠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罪名,然后会被惩罚吃“爱尔兰苹果”,爱尔兰苹果其实就是生洋葱,洋葱生吃非常辛辣,经常会被呛到泪流满面;还有惩罚是将新水手五花大绑吊起来,放进大海里,灌个半死,再拉上来,甚至反复折磨到奄奄一息。

  最变态的是类似性虐待,因为过去远洋船的船上几乎没有女性,于是强迫男性“蝌蚪”男扮女装,戴着假乳房,穿着比基尼或者蕾丝内衣,做一些类似肛交的下流动作,还举办所谓的“蝌蚪皇后选美大赛”,让老船员观看;严重的虐待就是被称之为“亲吻炮手的女儿”,炮手的“女儿”就是大炮,所谓的“亲吻炮手的女儿”,就是将新人赤身裸体地绑在大炮上,用鞭子抽打屁股,还有人将果汁或者红色油漆涂在“蝌蚪”的屁股上,红屁股增加刺激度,最变态的还会将果汁、红色油漆涂抹在“蝌蚪”的生殖器上;还有些海军舰只上,甚至将润滑油涂在“蝌蚪”的肛门里,这些变态的穿越仪式十分常见,已不再是传说的故事,而是都已经被记录在正规的出版书籍里。

  我们的海军舰只也好,我们的远洋船上也罢,还是温和与文明多,看新闻说,海军上舰只上一名女兵将自己新买的手表扔进了赤道,而许多远洋货轮上,新船员会将自己穿过的鞋子分别扔向赤道的两侧大海,鞋子被扔向南半球和北半球,意味着从此可以脚踏南北半球,走南闯北。而一些外国船只比较文明与浪漫的玩法,是将写有良好祝愿的玻璃瓶抛向大海,看谁能捡到,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漂流瓶。

  我们大西洋号穿越赤道的时间是晚上12点左右,但是庆祝穿越仪式是晚上9:15开始的,一直持续到午夜12点之后。穿越庆典是在9楼游泳池的边上举行的,当我走进现场,柱子上绑满了棕榈树叶子,还有彩带飞扬。第一感觉就是密密麻麻的人,就连桑拿温泉池上都挤满了人;第二感觉就是被吃喝所包围,会场四周全是船上的大厨准备的丰富美食,甚至还有烤乳猪、爆米花什么的,等着吃的人们排起了长龙,我只能拍几张照片就去看跳舞的大军。

  随着有节奏的拉丁舞音乐响起,这里的人们全部随着音乐跳起了拉丁舞,台上还有几个船上教舞蹈的老师在领舞,台下的游客随着节奏在摇摆,很多大妈大伯甚至是爷爷奶奶都加入了狂欢的大军,猛一看感觉就是大家一起跳广场舞,但音乐确实拉丁舞,真的是一场“洋广场舞”。我也挤进去跳了一段,可惜步伐不怎么熟练,只有跟着领舞的美女脚步,大致踏着点子摇晃着,边跳边拿出手机拍照和录像。后来,我将这段录像取名为“修女也疯狂”,这是一个电影名字,但觉得还是不够贴切,毕竟都是中国游客,大伯大妈也不是修女,于是改名为“大妈也疯狂”,如果不是出国旅行中,女性居多,也许我应该将标题改成大伯也疯狂。

  音乐与舞蹈是人类情感的最重要的宣泄方式,只是比有些发泄文明得多,所以音乐与舞蹈也非常具有感染力,感觉男女老少齐上阵,好多看似文质彬彬的老人,这个时候也上去跳了一阵子。在舞蹈现场的最前排,是一位小女孩子,也在和大人们一起跳着拉丁舞,动作还有模有样的,步伐的准确率至少比我要强很多,相比那些大人,几乎都看不到她,如果我不是蹲下来,还无法拍到她。在人群中拍了几段,但是音乐声音太大,加上呼呼的海风,音频效果很差,所以又挤出来,上到十楼的甲板上,可以俯瞰整个狂欢现场。拍录像的时候,感觉整个人群就像海上的波浪,随着音乐声一阵阵起伏,只是现场的粉红色的灯光,照在人群身上,显得更为暧昧,放佛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荷尔蒙,让你有一种忍不住会随着音乐摇摆的冲动。

  午夜十二点,大西洋号正在穿越了赤道,我们已经从北半球穿越到了南半球,走上顶层十楼甲板,除了天上星空灿烂,感觉不到任何差异。一位女孩子披着围巾,独自静静地伫立在甲板的栏杆前,看着茫茫的黑色大海,也许是越是热闹的时候,人却越感觉到孤独。但音乐声依旧,狂欢还在继续,不少年轻人还在甲板围成小圈在跳舞,想通过舞蹈将大洋上的孤独与压抑抛在脑后。

  其实荷尔蒙这个东西才是爱情最主要的部分,至少要占据80%,也是人类永葆青春的秘诀,但许多人还在迷念护肤品和节食,而放弃了作为动物最基本的运动,放弃了作为人最基本的爱情,在家里与妻子或者丈夫冷漠于冰霜,却总幻想着还有更美好的刺激,或者去花了大价钱买各种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正如一部电影里最经典的一句话:“人其实是愿意孤独的,人也是愿意死的,要不然,为何偏偏与最心爱的人做对?为何对眼前的一切默然,而去注目永不可及的事物呢?”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继续阅读《环游太平洋46天第1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