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旅游

探访漳州古村落:藏在时光深处的闽南情怀

您当前的位置 : 旅游  2018-08-07 17:14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沈小琴 罗蓉芳   
字体:【

  麒麟石照壁(资料图片)


  保存完整的郑家大院(资料图片)

  今年的电影暑期档有好几部国产片火了,《邪不压正》就是其中一部优秀作品。《邪不压正》作为姜文“北洋三部曲”的终结篇,一上映便强势吸睛、持续霸屏。影片中浓郁的老北京气息,也让人眼前一亮。据悉,为了更好地再现老北京风貌,姜文选择了位于北京密云的古北水镇为取景点。这里有着不输江南的秀丽和北方特有的粗犷,不仅有民国风格的建筑、极具北方特色的山地合院,还有不少如今已经不多见的京韵民俗。

  如今,抖落了历史尘埃、可以探访先人生活样貌的穿越感、怀旧感,正成为古村落、古城镇旅游发展的契机。漳州周边也有不少保存较好、人气较高的古村古镇,有的气势磅礴名声在外,有的依旧隐藏鲜为人知,有的开发较早,已经成为旅游线路中的“文化担当”。

  云霄菜埔古堡

  菜埔堡位于云霄县火田镇菜埔村,是漳州唯一保存有护城河的古城堡。明朝天启三年(1623年)始建,该村进士张士良于天启五年(1625年)任浙江宁波太守后建成。菜埔古堡平面呈椭圆形,堡墙夯土结构,周长约600米,高约5至8米,上开垛口。古堡采用“楼堡合一”布局,设东、西、南、北4个门,以三合土夯筑而成。倚城墙而建的楼房大都为二至三层。城墙外围是护城河,引漳江上游水环绕护城,美丽壮观。

  北门匾额题“拱极门”,外立“贞德垂芳”石坊,褒扬张士良祖母朱氏守寡奉姑抚子贞德。古堡内一排排传统的民居错落有致,道路、沟渠分布井然,民居大多是清末及民国年间风格,此外还有清代所建宅院四座,及明代浮雕麒麟石照壁一面。菜埔堡内令人惊叹的是那沿倚城墙而建的二至三层楼房,风格独特,宏伟壮观。此外菜埔堡其余三门出口处,皆完整保存着土地庙,且香火不断。

  菜埔古堡建筑风格有如“卐”字结构。“卐”字结构建筑在沿海地区的抗倭历史上,发挥着不小的作用。菜埔堡东西南北四个门的四个角各建了一个突出城墙的角楼,角楼兼备马面、谯楼的作用,除了防御上的功能,对又长又高的外楼墙也起了加固的作用;楼外护城河设吊桥,更是极具“卐”字结构。除此之外,城墙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孔眼,起到观察外部敌情和攻击外部进攻敌人的作用。明朝中后期,闽南沿海倭寇活动猖獗,常到云霄抢劫,张士良筹资筑建菜埔堡用以防倭,并在抗击倭寇斗争中屡建奇功。

  去过的人都说古堡原始古朴,有些房屋虽然略显残破,但它到底留住了人,依旧有张氏家族子孙栖居于此。随着声名传扬,古堡的保护与修缮工作不曾间断。

  华安汰口古兵寨

  在华安,一座古兵寨经历700多年风雨,仍旧屹立峰顶。这就是汰口古兵寨,是漳州发现的唯一保存完好的兵寨。

  汰口古兵寨古称“桃源口古寨”,又称“全保楼”。据记载,古寨有700多年历史,是南宋末期江苏淮阴总兵十三世祖庄公望的后代所建。古寨坐落于一座龟形山上,三面环山,一面临溪,长约84米,宽约46米,建筑面积约3800多平方米。

  如今,整座古寨共有216间房间,居住着约80来户300多人,大部分是庄氏后裔。从制高点望去,整个兵寨纵横有序、气势磅礴。山寨正门上方写着“全保楼”,后门则无题字,侧门写着“百谷朝宗”四字。据介绍,这种兵寨建筑,在抵御外敌入侵时,寨民可以互相走动,自如应战,在安全方面起了关键作用。其整体风格与南唐、北宋时期的兵寨完全一致。走进寨子中可见冒烟的灶台、游走的鸡鸭、谈笑的老人,生活气息十足。

  近年来,深居九龙江流域腹地的汰口古兵寨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兵寨建筑风格以及丰富的文化底蕴,受到人们喜爱,厦漳泉一带慕名而来的游人日益增多,已成为漳州旅游一道独特的风景。

  龙海郑家大院

  郑家大院位于九龙江出海口处的龙海市浮宫镇美山村南川社(又名蓝村社),与厦门隔海相望,存有清代古民居中不可多得的闽南古代建筑。郑家大院为旅居印尼华侨郑永昌于1884年始建,历时8年,总占地28亩,共118间房,耗银10万两。

  走进郑家大院,大院坐西向东,分前后两列,主厝、厢房及左右护厝围成一个长方形大院落。前列三座主厝为二进式建筑,大埕铺设条石,后列埕院为清一色红砖,两侧“龙虎门”南北相望。高处眺望大院,红瓦为顶,燕尾脊双向高翘,犹如长龙凌空腾飞。

  大院的左前方有一幢“小姐楼”,是郑永昌专门为两个女儿修建的。小楼坐北向南,为独门独户小庭院,主楼两侧配有多间厢房,整体与大院有机融合,其豪华程度在整座大院堪称一绝。门庭垣墙精雕细刻,青石雕刻装饰,硕大白石表面光滑如肌肤,还有石刻的题匾、门联,楼上正门挂着“梯青楼”匾额。

  关于郑家大院及郑永昌本人的生平事迹,除了郑氏后人口口相传之外,更多有力的考证来自郑家大院前列大厅墙壁上嵌着的一块上书《蓝村谦光郑氏庙记》碑刻,碑文长达2300多字,清楚地记录了郑家过往。郑永昌当年几次回国返乡,捐资修建村道、桥梁、渡口码头、修缮鹤石岩名胜,赈济山东灾民,赞助北洋水师军饷,1892年被清政府赐予“贡生”“中宪大夫”,赏戴花翎,光宗耀祖。郑永昌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不仅回乡兴建郑家大宅,还能达则兼济天下,体现了爱国爱乡的高尚情操。

  -本报记者张晗

  实习生陶一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