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旅游  >  住在漳州

天一总局:海丝路上中国首家民间国际邮局

您当前的位置 : 旅游    2021-08-24 16:04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一审:高丽君  二审:周惠真  三审:罗蓉芳
字体:【

  不久前,“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项目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时光不居,15世纪中期,在明朝政府实行海禁政策时期,中国大航海事业的聚光灯则投向了福建漳州一处神秘港口——月港。大批海商抓住开放月港的历史机遇,出海闯荡世界,过台湾、下南洋、闯东洋、泛西洋,足迹遍及东西二洋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闽南人,尤其是龙溪人,他们扬帆远航、乘风破浪,骨子里敢拼会赢的精神厚积薄发于这段历史。

  不过,我们今天不聊古月港,不聊下南洋,就聊一聊月港精神背景下为闯世界的华侨做信汇服务的天一总局。

天一总局北楼

 

宛南楼院门

  中国最早的民间国际邮局

  漳州市台商投资区角美镇流传村是典型的闽南水乡,这座接近九龙江出海口的小村落,不仅水系纵横,还有不少房屋是“泡”在水里的。水系通达,舟楫便利,外出讨生活就不是什么难事,甚至还是当时有志青年的一贯选择。

  郭有品就是其中一位。清末,十七岁的郭有品远涉重洋,到菲律宾马尼拉谋生,充当来往闽南、菲律宾水客(贩运货物的行商),赚得一些积蓄傍身。因时常帮乡里乡亲带信带钱回国回乡,郭有品发现外出谋生的同胞多有迫切的信汇需求。走到创业路口的郭有品另辟蹊径,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创办“天一批郊”,经营南洋与闽南侨乡华侨银信汇兑业务。1896年注册为“郭有品天一信局”,1902年改为郭有品“天一汇总银信局”。

  “批”,是闽南、潮汕地区对家书乃至一般信件的通称。批到、银到,流传村的“天一信局”总会升起一面红旗,村中父老奔走相告,纷纷前来问讯、收信、兑款。

  当年天一信局火到什么程度?天一信局在菲律宾等8个国家先后设立24个分局,在中国的厦门、安海等地先后设立9个分局。据《厦门海关十年(1892—1901)报告》记载,1889年至1901年,厦门海关共收邮件108570件,汇票93442美元,近一半的邮件是通过天一总局投递的。每个分局的侨汇总额月均数万元大银之多。鼎盛时,天一总局的年侨汇额达千万元大银,将近闽南地区侨汇的三分之二。

  “天一”,“天一”即“天人之际,合而为一”。郭有品用“天一”二字作为信局的徽志,寓意“天下一家”,反映出他个人炽烈的家国情怀。最重要的是,“天一批郊”是中国最早的民间国际邮局,它比“大清邮政”(1896年)创办时间还早16年。

  郭有品的批局为何能鼎盛?这与他个人重情重信的品质有关。“天一批郊”初办之时,每批银信均由郭有品本人亲自押运。海上风雨难料,一次行船竟遇上台风,郭有品押送的财物和信件全部沉入大海。返乡后,郭有品变卖田亩家产兑成大银,凭贴身衣袋中仅存的收汇名单款项一一赔付,不让客户损失一分一毫,这件事在华侨中传为佳话,博得更多华侨信任。

  现存唯一批局商住综合体

  现在去探访角美天一总局,会发现它是一座巨大的闽南庄园,占地约11000平方米,由北楼、大厝、宛南楼、陶园几处主要建筑物构成。风格上是闽南番仔楼典型的中西合璧样式,规模大,装饰精,气势恢宏,十分有得逛。而且,它是目前唯一保存完整的批局商住合一的历史遗存。

  天一信局旧址“宛南楼”始建于1911年(清宣统三年),创办之初办理业务都在这里。宛南楼院墙虽然砌红砖,院门却是欧式风格,门楣斑驳,一对藏头诗嵌字“宛南”。院门紧锁,楼内尚有人居。

  业务扩大后,郭家人购地扩建,于1921年又建成北楼和陶园。北楼向西并列是三进式大厝,两旁紧栓双边雨屋,与宛南楼之间有钢筋混凝土天桥连接。北楼建成后,即作为“天一总局”的办公业务经营大楼,宛南楼则作为生活区。相比宛南楼,北楼更加富丽,它将仿巴洛克券廓式小楼与闽南风格的传统民居巧妙结合,外墙装饰着小天使、和平鸽、狮子等欧式元素。

  北楼一层大厅正中央悬挂着郭有品及后代“掌门人”的肖像画。半墙位置多贴着精美的玻璃砖,据说这些砖是郭家人在南洋挑选并带回来的,颜色花样都十分洋气,今天看来依旧颜色鲜艳,漂亮精巧。北楼前还有一幅石刻照壁,为了保护它,现覆上了玻璃。

  陶园,原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由一座二层西洋式建筑和一座花园组成,建有亭台、楼榭、假山、猴洞、鱼池、花圃、石砌小道等。陶园靠近九龙江水道,办业务方便,因此这里也开了业务窗口。据当地人讲,郭家人念及外乡人赶来流传村办理业务,辛苦劳顿,正好在陶园六角凉亭中歇息。不过,因为一些历史原因,现在的陶园除了主体建筑外,其他的配套已然倾颓、荒芜,老人记忆中坐满客人的凉亭,就剩下一个基座;洋气的花园,或长荒草,或成了蘑菇房,令人不胜唏嘘。

  研究华侨史的珍贵“民间档案”

  1901年,郭有品前往厦门探望朋友时不幸染疾而逝。17岁的长子郭用中接管了天一信局。郭用中精心经营,几年来天一信局业务锐增,盈利甚丰,分局也逐年增设。天一信局在郭用中手头达到了鼎盛,包括北楼、陶园等建筑也是郭用中掌家时完成建设的。

  不过,天一信局的境遇随着国际形势的恶化急转直下。1921年后,东南亚一带因战争经济不景气,侨商收入受挫,歇业回国华侨增多,侨汇不如往昔,在同行业的激烈竞争中,天一批馆的利润锐减;并且,海外多地上调邮资,加之军政横征暴敛、强加勒索,天一信局多个分局严重亏损,不得不于1928年1月18日宣布停业,并将分局房产转卖以弥补亏空。

  持续48年的天一信局,终是落寞了。但郭家人对家乡的贡献并未停止。业务终止后,郭家人依旧资助乡亲办学,组织唤醒堂为贫苦乡人施药施棺。

  100多年过去了,信局侨批成了历史,但天一总局建筑保留了下来,诉说着当年的辉煌。

  2006年,天一总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被中国国家邮政博物馆认定为“有记载的中国最早的民间国际邮政”。2013年6月,福建侨批入选世界记忆名录,作为福建第一个入选世界文献遗产的项目,天一总局成了研究福建侨批最为重要的实物文物之一,也成为研究华侨史、侨乡社会史乃至中国近现代社会经济史的珍贵“民间档案”。

  当然,天一信局也见证了近代以来海丝之路上延续不断的对外交往,它的发展是月港所在地龙溪地区人民拼搏精神、家国情怀的真实写照。 -本报记者张晗文/图

  责任编辑/蔡建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