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北京西站执勤武警目送未婚妻归乡 含泪对视3分钟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2018-02-09 09: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周媛婷 黄远林   
字体:【

  首批“00”后武警火车站执勤不回家

  西站执勤武警含泪目送未婚妻归乡

  在北京西站执勤的白克琦未能如约和女友回家商量婚事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摄影/姜飞

  昨天是农历小年,春运迎来了小高峰,在北京各大火车站川流不息的身影中,总有那几抹“橄榄绿”守候在游子归乡的起点。他们就是在春运一线执勤的武警官兵。此次春运执勤任务将在春节前后持续20天时间,武警官兵每天将执勤18小时以上。北京青年报记者分别探访了北京西站和北京站,见证和倾听了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00”后武警首次不回家过年家长落泪

  早上6点,天还没亮,武警北京总队的数百名官兵已经走上春运执勤岗位,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北京站的广场、售票区、进站区、站内候车区,随处可见橄榄绿的身影。在这群官兵中,近一半是“00”后新兵,今年是他们执勤的第一年,也是他们不回家过年的第一年。

  这群“00”后,多是独生子女,在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家过年”时,经常是孩子还没哭,家长已经忍不住落泪了。为了保证春运执勤任务顺利完成,很多“00”后新兵仍然婉拒了本想在春节来京看望自己的亲人。

  在北京站执勤的王俊伟,这几天收获最多的就是“谢谢”。他除了站好自己的这班岗外,还主动帮旅客指路、拎包,“一眼就能看出谁需要帮助。”王俊伟说,这让他尝到了“为他人服务”的甜头。

  家在广东的梁振通,最想念的就是家里那口“老火靓汤”。“每年农历大年三十中午,我妈就会把汤炖上,等晚上亲戚们凑在一起喝”。

  2001年出生的李聪岭,是北京西站执勤队伍中年龄最小的兵。北青报记者见到他时,他刚从夜哨上下来。他在北京西站8号候车厅检票口执勤,G4013次列车就是他回家时要坐的车,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熟悉的车次,李聪岭更想家了,“我不回家,能送乡亲们回家,其实也挺开心的”。

  执勤武警目送女友只能含泪对视3分钟

  春节前回家的旅客,大都归心似箭,面带笑容,但在2月5日的北京西站里,出现了一个噙着泪水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武警白克琦的女朋友,两个人本来说好过年到双方家里拜年,并商量订婚事宜,结果在临走前几天白克琦突然“变卦”了。原来,他被临时调到北京西站执勤,还没来得及跟女朋友当面解释。

  “当时我在长廊上哨,在距离我10米的地方看见了她。”白克琦说,在穿梭的人群中,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定格在那里,还不停地擦着泪。由于担心会影响到白克琦执勤,女朋友没有走过来,远远地和他对视了3分钟,拉着行李箱走了。白克琦也没追上去,目送女朋友进了候车厅,春节前两个人的最后一次见面,就在这3分钟的对视中草草结束了。

  北京站执勤的战士王鑫,父亲在前不久的工地施工中不幸坠楼身亡,王鑫回家给父亲办了丧事,接到执勤任务,父亲的“头七”都没过就赶了回来。“春运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我如果请假了,别人就得替我执更长时间勤。”王鑫说。突然遭遇这么大的打击,王鑫在给家里打电话时没哭过,在执勤时也没哭过,“每次难受时就会低下头,看看肩上那枚军衔。”王鑫说,这段时间他一天假都没请,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