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区精华

我见证了东山岛流水欢歌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2018-06-08 07:50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俞映云 吴荣光   
字体:【

  “咱后山十年九旱,要水更比登天难。我爹娘生下我取名叫‘盼水’,水未盼到我的泪盼干。”现代京剧《龙江颂》“盼水妈”的这段唱词,恰好是东山岛以前缺水的一个写照。改革开放似春风化雨,让东山县实现村村用上自来水,真是“昔日水贵如油百姓苦,今天流水欢歌家家乐”。

  水,万物生长的“命脉”。东山百姓之苦,莫过于缺水。我从小在岱南村长大,家乡“岱南水咸”远近闻名。我记得小时候村里人饮水全靠几口老古井,平时饮水就有困难,1963年遇上大旱灾,古井泉水稀少,岱南大队组织掘井队在村内外挖了十几口深达20多米的水井,尽管少量的井水又咸又涩,乡亲们还是争着要。我经常半夜三更去后井和厝边的水井排队打水,到池塘里找泉水,有时只能挑回两小半桶浑浊的泥浆水。记不清夜间为找水挑水摔过多少次跤,跌过多少跟头。有的村民饮上不卫生的浑浊池水、井水,引发了多种疾病。多少年来,何时“自来水流进家门”成了东山岛上万个“盼水妈”的梦想。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其实,东山人民一直“为有活水来”进行了不懈的奋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任县委书记的谷文昌带领干部群众,建成了红旗水库、湖尾地下水等20多个工程,历届县委、县政府组织干部群众大力兴建水利工程。1971年,19岁的我作为岱南大队的“赤脚医生”,跟随建设向东渠的民兵营进驻樟塘镇古港村长达一年时间。每天,民兵营80名民兵山上开采条石,用独轮车运到海边扛上木船,趁海水涨潮时运载到8公里外的八尺门海堤码头,再扛上岸,任务非常艰巨。1972年春,我又随民兵营转战云霄县陈岱镇等地,承担建设向东渠赤岭段的任务。经过东山、云霄两县人民3年多时间的艰苦奋斗,1973年3月13日,长达78公里的向东渠引水工程正式通水。每当我看到从云霄县峰头水库引进的清泉水经向东渠流入东山县红旗水库,进入千家万户时,我心里感到无比的自豪。

  改革开放后的1979年2月,我被调到东山县委报道组工作。40年来,我满腔热情深入各水利工程建设现场采访,及时报道各地水利建设如火如荼的场面,见证了家乡岱南村、大产村(岛)、宫前村、下西坑、丁上等30多村通上自来水,看到成千上万名“盼水妈”欢声笑语的场景。东山日产2万吨自来水工程竣工、日产5万吨自来水扩容投产、岛外引水第一水源改扩建一期试通水、全县76个村(社区)实现村村通自来水、岛外引水第二水源项目动工等数百篇文章(图片),被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福建日报》《闽南日报》等新闻媒体采用。可以说,“我参与、我见证、我助力了东山岛流水欢歌”。

  春风化雨人心畅,“盼水妈”梦想成真。“乐,莫过于自来水。”这话对家乡岱南村妇女来说并不过分。现年84岁的“盼水妈”沈秀卿,原是诏安县人,从小被送到岱南村当童养媳,长大岀嫁在本村。沈秀卿婆家老小十几口人,她日夜找水挑水,致使肩膀、腰椎间盘、膝盖骨等20多处受伤,落下多处伤病,每天身上都要贴膏药。2011年全村通了自来水,岱南村妇女大翻身。全村上千名青壮年妇女摆脱了“水”的烦恼和辛苦,外岀打工挣钱,有300多位老年妇女参加文娱健身活动。6月6日,笔者再次走进沈秀卿老人家中,只见这位昔日的“盼水妈”拧开了厨房的水龙头洗碗,笑得合不拢嘴。她即兴念起了群众中流传的一句顺口溜:“改革开放真正好,人民生活步步高;家家饮上自来水,饮水思源颂党恩。”

  岱南村通了自来水,唱着“歌”奔向百家千户,大大提高了村民生活质量,也为农村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谢汉杰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