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漳州要闻

“谢妈妈,我们感恩您,却迟了一步”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2018-08-29 08:18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沈小琴 沈小琴   
字体:【

  25年前,温州两小伙结伴骑行中国途经漳州,得到市民谢丽容的热心帮助。因将名字误为“谢丽蓉”,25年来,苦苦寻觅不得恩人下落。近日,本报“我们一起寻觅”栏目组寻获消息,可“谢妈妈”两年前辞世。45岁的胡胜杰充满遗憾内疚:“谢妈妈,我们感恩您,却迟了一步”

  胡胜杰和“谢妈妈”25年前的合影

  

  

  胡胜杰、蔡文布骑行到达漳州时,与在漳州集训的中国女排部分队员合影

  “谢妈妈,我一直这么称呼她,她是我们骑行路上最让我们感动的人。”25年前,为了创造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声援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20岁青年小伙胡胜杰和蔡文布骑着一辆双人自行车环行全国。从温州出发一个礼拜后,他们抵达漳州,有幸得到市民谢丽容的热心帮助。由于当年仓促相识又匆匆离别,他们把谢丽容误为“谢丽蓉”等诸多原因,后来他们和谢丽容断了联系。前日,胡胜杰联系上本报“我们一起寻觅”栏目,让记者帮助寻找“谢妈妈”的下落,渴望和她再见上一面,了却多年感恩的心愿。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栏目记者找到了老人的下落。可令人遗憾的是,经与谢家人了解,谢丽容已于两年前辞世。胡胜杰闻讯很是内疚:“谢妈妈,找到您我们迟了一步。”

  “她给了我们坚持骑行的勇气”

  25年过去了,当年20岁浙江小伙胡胜杰如今45岁,经营一家文化公司,同时也是一名资深“驴友”。1993年2月8日至1994年5月12日,胡胜杰和蔡文布结伴骑着一辆双人自行车,从温州出发环行全国。在459天的日子里,他们骑行33000公里,途经27个省份,刷新由两个英格兰人创造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环行结束后,我和谢妈妈保持联络过几年,打过电话通过信。后来,断了联系,最近几年也找了她好几次,可都没有她的消息。”胡胜杰说,当年的骑行之路困难重重,是许许多多像谢妈妈这样善良的人,给了他们继续骑行的勇气。

  1993年2月18日下午,胡胜杰和蔡文布骑行到达漳州。在漳州女排训练基地,胡胜杰和中国女排姑娘们合影,并获得签名。随后,他们在路边面摊吃了碗1元钱的面条,一位慈祥的妈妈朝他们两人挥了挥手,问道:“你们是电视新闻播的那两个要骑行中国的年轻人?”得到肯定回答后,她又问:“你们路上这么辛苦,怎么就吃这么简单的东西呢?”“我们年轻身体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这样的回答让她很心疼,自言自语说“不能这样”后走开了。胡胜杰和蔡文布吃完面条后,在漳州市区逛了好一会儿,才回到落脚的漳州体委招待所。让他们吃惊的是,这位妈妈竟站在大门口守候,看到他们回来,迎上前来说:“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我费了好大劲,才打听到你们住这里。”

  “是这样的,我有东西想给你们,不过因为时间紧只凑到这些……”说着,这位妈妈掏出了一卷东西塞到胡胜杰手里,便转身走了。惊讶之余,胡胜杰打开这卷东西,发现竟是1000元现金。回房后,他们怎么也睡不着,只好又出门上街转转。想不到回来时,又见这位妈妈找上门来,她说:“怎么又出去啦?现在太晚,我筹不到更多的现金,身边还有400元港币,你们先拿着,到友谊商店买点好吃的补补身体,最好在漳州多呆几天,我去筹措更多的钱给你们。”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位妈妈已把这400元港币塞到他们手里,又拉他们去旁边的小卖部,搬了些东西给他们。待要付账的时候,“谢妈妈才发现她身上所有的钱已经全给了我们,她很尴尬地掏了一张名片给小卖部的老板,说账先欠着。”整个过程中,胡胜杰他们都是懵的,连“谢谢”也忘记了说。“我们听小卖部老板说,这位妈妈姓谢,是当时漳州市第二五交化公司的总经理。”说起相识的这段故事,胡胜杰历历在目。

  “我有个儿子像你们这样大,你们这样在外面骑行,我可以想象你们的母亲时刻挂念的心情,我回家就打电话给你们的母亲,就说我看到你们了,很让她们放心。”“谢妈妈”当年暖心的一句话,胡胜杰记忆犹新。

  “我渴望和她再见上一面”

  1000元现金和400元港币,让胡胜杰、蔡文布感受到难得的人间真情。那400元港币,他们一直珍藏至今。平安骑行全程后,他们总觉得这一路和“谢妈妈”的关爱和祝福分不开,内心一直感恩怀念她。

  时光荏苒,一晃25年过去了。每当胡胜杰看到珍藏的“行程最长的双人自行车纪录”的证书时,他总会想起骑行全国遇见的漳州“谢妈妈”。

  25年间,胡胜杰、蔡文布没有再来过漳州。这些年来,一些有志于骑行远方的年轻人,经过温州时,总会去向胡胜杰、蔡文布取经。胡胜杰、蔡文布在分享他们经历时,总会说漳州“谢妈妈”的故事。“在漳州认识了谢妈妈,是骑行路上最大的收获。”胡胜杰感慨地说,“谢妈妈的恩情铭记于心,我渴望和她再见上一面。”

  因与“谢妈妈”失去了联系,最近几年,胡胜杰心里总是过意不去,通过好友和公安机关寻找“谢妈妈”的下落,但是由于把姓名谢丽容误为“谢丽蓉”,以至于苦苦寻觅一直没有结果。按照胡胜杰的回忆,“谢妈妈”的年龄应该在70岁以上,加上时过25年,世事变迁,城市改造建设日新月异,胡胜杰也记不起当年第一次见到“谢妈妈”单位的具体地址。

  “她生前帮助过很多人”

  根据胡胜杰提供的线索,记者在漳州本地名为“南风驿站”的文史微信群里发布了“寻找谢丽蓉”下落的信息。一位林先生反馈说,他曾在延安北路的五交化公司买过东西,见过这位姓谢的总经理,公司在延安北路北段,在漳州体训基地和原漳州市体委附近。

  “漳州市第二五交化公司五交化大楼,法人代表为谢丽容,成立时间为1982年8月15日。”通过资料搜索,本报“我们一起寻觅”栏目组查获到这条信息。由此可见,胡胜杰苦苦寻觅的“谢丽蓉”,应为“谢丽容”,是胡胜杰他们记错了。栏目记者随即向公安机关户籍部门求助,查询结果显示:“谢丽容已经过世”。按照户籍部门提供的电话联系方式,记者联系上谢丽容的儿媳林美卿,记者把胡胜杰当年和谢妈妈的一张合影照片发给林美卿,让她帮助确认,她一眼就认定:“她就是我的婆婆。”

  “我婆婆于2016年去世,如果健在的话今年应该是77岁。她生前帮助过很多人,最不愿意见到他人有困难,不管是认识的还是陌生人,都会无条件地帮助人家。”林美卿介绍说,婆婆在世时,常常提起这两个骑双人自行车的浙江小伙子。据介绍,当时的谢丽容52岁,是漳州市第二五交化公司总经理。55岁退休后,和老伴居住在芝山新村西区。

  得知“谢妈妈”去世的消息,胡胜杰感到很遗憾很内疚,“谢妈妈,好不容易找到您,我们感恩您,可我们还是迟了一步。”胡胜杰表示,要找个机会再来漳州,登门拜访谢家人。

  ☉记者罗培新文胡胜杰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