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漳州要闻

关于课外兴趣班 听听他们怎么说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2020-10-14 08:50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洪晓琳  洪晓琳
字体:【

  “你家孩子报了哪些兴趣班啊?”关于课外兴趣班的问题似乎已经成为家长之间绕不过的话题。这些课外兴趣班对孩子的成长究竟是有益补充,还是额外负担?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进行走访。

市区八卦楼一家跆拳道馆,孩子们正在练习跆拳道动作。记者 黄子君 摄
 
市区世纪广场一家舞蹈培训班,孩子们正在进行拉丁舞训练。  记者 黄子君 摄

  学生家长

  多一项技能未来选择更广

  好好的周末不应该在家里休息吗?上课外班,既要接送,又要交钱,家长为什么还是乐此不疲地让孩子学这学那?可能不少人会发出类似的疑问。其实每个家长对待课外兴趣班的态度也不同。

  对于小陈同学来说,周六周日早上八点到十点的篮球训练营,是他学习之外的放松时间。对此,陈先生跟记者介绍了他让儿子报兴趣班的初衷:“之前邻居的小朋友经常教我们孩子打球,他很有兴趣,后来便找篮球训练营让孩子学习打球。我们一家都觉得,课余时间打打篮球也是一种放松。”

  随着学习压力不断增大,课外兴趣班要减还是要增,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考虑。“如果孩子还是喜欢篮球,我们不会随便把课外兴趣班退掉。而且在征得孩子的同意后,我们还会给他再多报一个音乐班,这样不仅仅能在课余时间多放松,未来也可以多几条路可以选择。”对于小陈同学课外兴趣班,陈先生已有所安排。与陈先生不同,杨女士的孩子上初一后,她就马上把女儿的课外兴趣班都推掉了。“初中学业本来就重,学校也管得严,现在孩子周末作业做完之后希望好好休息,而不是再去上兴趣班。”杨女士告诉记者。

  兴趣班老师

  要循序渐进力戒急于求成

  记者走访中发现,仅芗城区就有多家课外培训机构,授课内容五花八门,不仅有钢琴、书法、绘画等比较传统的课程,更有少儿编程、创意美术、乐高等比较新奇的兴趣班,多方位满足孩子们的需求。大多数课外班在周末及寒暑假开课,授课形式不仅有大班、小班,也有一对一单独授课。

  课外培训机构招生情况如何?记者走访发现,暑假来临时,课外培训机构完全不愁招不到学生,有的机构甚至同时开设了几个班,费用从每节课40元到80元不等,以少儿编程为例,小班为658元8节课,如果报一整年度的课程,还会有一定程度的优惠。而钢琴、长笛、古筝此类乐器课程由于大部分以一对一教学形式为主,费用也相对较高,普遍在120元到200元之间。

  “创意美术当下是比较热门的课程,主要针对幼儿园中班到大班的孩子,有益于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提升孩子想象力和实践能力。”记者在采访某品牌教育机构蔡老师时了解到,类似于美术这种兴趣课程,很多小孩愿意学,老师的授课方式先以趣味导入,然后引导孩子想象及动手。创意美术培养的角度比较全面,有手工跟绘画两大类,激发孩子的动手能力及绘画能力。

  在问到家长及孩子对于参加课外兴趣班的态度时,蔡老师表示,参加课外班、学习感兴趣的技能,大多数孩子比较热衷,但是不少家长急于求成,如果上过几次课没有效果就会考虑不报。因此一些机构为了留住孩子,存在让老师帮学生完成任务的现象。

  蔡老师告诉记者,学习艺术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短期看到效果,但如果长期坚持下来就能看到孩子的进步。大多数兴趣班的老师在上课时会坚持引导孩子自己体会、自己动手、跟着学习,见效比较慢,但能让孩子吸收成长而不是拔苗助长。

  兴趣是关键尊重孩子意见

  对于现在种类繁多的课外兴趣班,芗城实小的杨炳光老师建议,家长可以在有能力的前提下,为孩子报一些课外兴趣班,比如篮球、编程、钢琴、围棋等,这既能培养孩子的一技之长,提高他们的综合素养,又可以避免一些孩子宅在家里沉迷电视与游戏。但是家长给孩子报兴趣班时,应避免安排过多,兴趣的培养固然重要,但更要注重孩子的劳逸结合。在采访中,杨老师还提到报兴趣班要充分尊重孩子的意见,从孩子的兴趣出发,不带功利心地让孩子在兴趣班中收获技能、快乐和友谊。

  学前教育对儿童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在学前教育时是否有必要给孩子上课外兴趣班,该上什么样的兴趣班?对此,漳州市实验幼儿园的洪燕铃老师告诉记者:“学龄前儿童是否上兴趣班,关键看孩子能不能在兴趣班愉快地学习。”在洪燕铃看来,以孩子的兴趣为前提所选择的兴趣班,对于孩子各项能力的发展有促进作用,比如孩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创意美工学习后,创作出了一幅作品,在这一过程中,孩子学到一定技能技巧,也会增强自信心,从而激发孩子的表现欲望。但不要根据孩子一时的好奇和冲动报班,也不要主观臆想,将自己所想强加给孩子。另外,洪燕铃建议,现在社会上办兴趣班的机构很多,办学资质良莠不齐,因此家长在为孩子选择兴趣班机构时要经过充分了解,然后再慎重决定。

  ☉记者 丁汉钦 刘健宁

  责任编辑/张江璐 陈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