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海 | 视听 | 网视 | 教育 | 房产 | 汽车 | 旅游 | 财经 | 健康 | 情感 | 品牌 | 书画 | 商会

登录注册

出古入今的国画大师沈耀初

2010-04-25 17:08    稿源:   【字体大小:

沈耀初(一九O七一九九O)

  沈耀初先生是海峡两岸人民共同推崇和敬佩的旅台国画大师,也是一位具有强烈爱国爱乡情怀和崇高的民族主义精神的文化名人。他用毕生精力给两岸人民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艺术瑰宝,是海峡两岸文化艺术同根、同源、一脉相承的见证。为纪念国画大师沈耀初诞辰一百周年,弘扬沈耀初先生爱国爱乡的高尚品德和艺术成就,特刊专版,以飨读者。

  漳州籍旅台书画家沈耀初先生是海峡两岸公认的艺术巨匠,系福建省惟一进入“中国书画名家馆”的国画大师。他生长于有“书画艺术之乡”美称的诏安县,大成于台湾,暮岁回归故里。沈氏旅居台湾40余年,以毕生精力潜心研习书画,师古远古,自成机杼。1974年,获台湾最高荣誉奖——金爵奖。1983年,与张大千、黄君璧等人被评为台湾的“十大美术家”。1989年,被英国剑桥大学编入《世界名人录》。沈氏大名,驰声海内外画坛,被誉为“继吴昌硕之后的一盏大写意明灯”,并获“国际知名国画大师”之尊称。

  耀初先生于清光绪卅三年(1907年)1月18日诞生在福建省诏安县士渡村,故号士渡人,古稀后改称士渡叟。诏安向称福建南大门,地当闽粤之交,水秀山明,地灵人杰,艺风蔚然,人才辈出,是闻名遐迩的“书画艺术之乡”。明、清以来,有天启间进士沈起津,工诗书画,后世称其“书画入神品”;有乾嘉间,擅山水、精龙虎、兼长人物画的刘国玺;有咸同间,不逊于石田、瘿瓢的沈瑶池的人物花鸟;有胜于郑板桥的谢颖苏的兰竹;尚有各领风骚的汪志周、胡倬章、许钓龙、吴天章、马兆麟、沈镜湖和谢锡璋等书画名家。这个由诏安累代先辈书画家辛勤开拓耕耘、发扬光大,并日趋绚丽多姿的书画天地,有如霞蔚云蒸,折射出震慑心魄的奇章异彩,其风格称为“诏安画派”。沈氏浸润于这深厚的艺术氛围中,自幼就爱好绘事。10余岁时,他就在扇上随兴学画,同乡的名画家沈镜湖见其甚有灵气,就把他收为入室弟子。从此,其笔墨、构图和设色以及表现手法俱深得镜湖先生的亲授,因而画艺大进。家乡这一片孕育他书画艺术个性的肥沃土壤,对天资聪慧和执着追求的沈耀初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源泉。

[Page]

公鸡带子

  沈氏的青年时代,曾先后就读于厦门美专、龙溪职校艺术科、汕头艺专等学府,接受老套、刻板的美术教育。失望之余,他毅然进入汕头时中文专就读,在此涉猎了许多古典文学,为其后来创作内涵丰富、意境深邃的文人画奠定了扎实的文学根基。1930年,他从时中文专毕业后就先后在几家学校任美术教员。1931年,他首次参加全县书画展,其大胆挥写的15张巨幅花鸟山水,因画风独特而震惊邑中艺苑,从而深受画界同仁的赞赏和鼓励。因长期在农村学校任教,故乡野的牛羊、鸡狗、云雁和芦鸭都成为他很好的创作题材。尤其是画鸡,以神造型,别具风韵,令人称绝。久而久之,遂有“沈鸡”之誉。1948年,沈氏在厦门举办“沈耀初画展”,其画作纵横洒脱,大气沉雄,鹭门的报刊称之“笔大如椽,有八大之风”。然而由于他不谙世故,不善交际,故被人讥为“只可自娱,不可见世”。他对这毁誉参半的评价浑不介意,仍本其不趋时、不媚俗的初衷,继续在求变创新的艺海中拼搏不已。

  在1948年底,沈先生应台湾亲友之邀东渡谋生求艺,翌岁,“沈耀初书画艺术展”在台中省立图书馆开幕了。其颇具个性的书画作品令观众耳目一新,使八闽老乡引以为荣。当时,台湾虽已光复四年,但日本侵略者文化渗透的阴魂尚在,日本的胶彩画依然霸占着画坛,中国画却被歧视为“南画”。沈画虽有新意,但在习惯原来审美思维定式的旧的艺术欣赏者眼中,却难以颖脱。时,台湾画坛两极分化,主传统或主前卫者都不欣赏沈之画作,这或许是他后来长期自我封闭的主因。滞台40年间,执教之余就埋首读书作画。他频繁出入于台湾的博物馆、美术馆,如饥似渴地拜瞻心仪已久的历代国画宗师巨匠的真迹,如石涛、八大山人、任伯年、吴昌硕、林朝英和谢颖苏等。大师们书画珍品的精、气、神之高深玄妙,笔墨之多变,手法之新颖,令他大为叹服。读之嚼之,撷其精髓,吮其法乳,从而滋润其艺术心田,启迪其艺术灵感,焕发其艺术精神。

  沈老于花甲之龄告别杏坛,在风光秀丽的云林县南投雾峰农场万丁园隐居。回归自然,远避尘嚣。画苑有句名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他于暮岁写花鸟,尤其是鸡鹅鸭雁,寥寥几笔就能臻出神入化之境界,即其然也!其抒情于自然律动的画作,推陈出新,独辟蹊径。造型简约传神,构图清新奇崛。在几间颓旧的农舍自由自在地写画,不求闻达于世,反而成全其艺术个性和面目。

[Page]

双牛

  璞玉岂能长埋于山中?1973年夏,台湾著名画家、书画评论家姚梦谷在一家裱褙店中偶然看到沈画,顿时双眸发亮,熟视良久,艺术心灵为之震撼。姚氏深感在西方艺术猛力撞击下的台湾,居然尚有深植于华夏传统文化的国画,因而赞叹不已。经多方探询终而寻到沈老居处,姚紧握着沈那双长满粗茧的手,环视这简陋之屋,实在难以置信,在你争我夺的红尘扰攘的大世纪中,竟还有如此朴实无华的人,在穷乡僻壤中创造出如此离尘脱俗、美轮美奂的艺术精品!姚氏惊喜地称沈老是“深山璞玉”,并力邀其走出山林,到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画展。同岁8月,沈先生在历史博物馆举办个展,历时半月。他那既传统又创新的80幅书画杰作立即风靡宝岛艺林,令络绎而来的观众叹服不已。台《中央日报》、《联合报》、《英文中国邮报》等报刊纷纷开辟专栏,竞相报道这位“隐士画家”、“今之古人”、“璞玉出土”的生平创作道路,“沈耀初旋风”席卷台岛。应邀出席画展的台湾著名书画家、艺术理论家如马寿华、黄君璧、刘延涛、高逸鸿、张毂年、王壮为与胡克敏等,在惊喜之余均予以高度评价。马寿华赞道:“沈氏在吴氏画风之外,建立自家面目,委实不易。”黄君璧称沈画:“笔笔见功力。”刘延涛认为“画中无媚俗习气,我行我素……毫无俗态”。高逸鸿指出:“看了沈氏的画……他把八大山人、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的风格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他本人的作风。”吴文彬称曰:“看到沈氏的画,如读黄山谷的诗文,细细咀嚼,深觉其人可爱!”黄光男更赞不绝口:“在情景营造上,沈耀初以黑白之空间,作水墨晕染的结构,来自中国绘画手法与表现。对象以选择乡间小集或生活百态之景物为依归。有浓厚的民族感情和他认同的情思,见之浑然开阔。”翌年,沈氏荣获金爵奖。从此,声名鹊起。之后,他先后在美、欧、澳、南美和东南亚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个展或联展。他还代表台湾资深美术家抵巴西、日本、韩国等交流展出。书画作品被海内外诸多博物馆、展览馆和个人长期陈列收藏。1982年以来,沈老的书画展先后在新、港、京、沪、厦、漳等地举办,好评如潮。翌岁,他被台湾文建会选入“台湾十大美术家”之列,这是其艺术生涯中的闪亮转折点。台湾先后刊行了《台湾十大美术家之一·沈耀初专集》等诸多画册。1985年起,又先后应邀在台中、台南与高雄办个展,再度刮起“沈旋风”,从而奠定了他在当代国画发展史上的地位。

  在长达40年寓台的艺术活动,耀初先生专攻文人写意花鸟画,亦作山水和人物,而以花鸟为著。同历来的传统文人画家一样,其花鸟画亦效法于徐渭、朱耷、李方膺等大画家,然而其影响尤深者乃是吴昌硕和齐白石。他在花鸟画的辉煌成绩有目共睹,其对水墨写意家禽画的生动体现是对传统的创造性发展。沈氏既蕴涵文人画的素质,又非常注重立意和意境的表达,从形神兼备到“以情写形”,甚而把禽畜拟人化。随着艺术观念的成熟,传统的文人画又占上风,虽造型与线条尚留西画痕迹,但已渐除不符传统美学要求的西画因素,且树立了自己特有的笔墨法式,终于完成了对传统大写意文人画精华的继承与发扬。凸显他已领悟大写意诸家的神韵和风骨,故能在画坛独树一帜。

  耀初先生的画作善用中锋屈铁之力,令笔见神。因从镏篆入手,故饱蓄苍郁沉雄之势,且兼隶篆的深厚拙朴以及狂草飞白之韵致。其长线条飞动流畅、韧健苍拙;其短线条笔触张扬,叠笔运用,变化无穷。其用墨偏重,设色简练,层次分明,内涵丰富,颇有力度和质感。在其一系列的“牛”画中,亦可看出同样功力,他运用积墨法,深浅浓淡均恰到好处。以其翰墨修炼抒写老拙孤寒的心境,故其“牛”味更充满乡土气息。沈老的花鸟写意画并非因袭前人之作,而是己之特创。所画的鸟兽草虫,各异其趣。虎画则悍猛而雄风扑面;松梅之笔墨挥泼乃傲岸苍辣;老妇之态虽龙钟然倔强有神。尤其是“专利”的鸡画,以质朴的线条,一笔一笔构成一个一个形状,以叠笔变成墨化堆出鸡的体积来,故极富雕塑感。其造型独具一格,运笔很讲究节奏,其短笔交错堆塑亦打破传统大写意的老格式,这在国画史上,是别开生面的笔墨形象。沈氏早期作品奔放粗犷而呈霸悍之气,而晚年之作则是更具审美格调的内敛、古拙和厚重。他的写意花鸟推陈出新,其笔致墨韵的融合既抽象亦具象,线条发挥极致,造型丰满新颖。其传神佳构不仅既有中国人文传统的精魄,又有极具个性的新意象。

[Page]

白菜蘑菇

  奠定耀初先生在书画殿堂上重要地位的是其“创造新一代面目”的艺术成就。他的书画生涯由临摹

  古人、临摹自然而进入师法吾心的艺术历程,从而达到突破传统、突出前人的高度。扬州八怪、南吴北齐是豪情放逸,而沈氏之画却古拙苍遒、布局简约、笔墨淋漓,异于同代名家而独树一帜,一洗传统而变新。其笔墨的造象、张力和线条的长短、粗细均呈雕塑感与几何状,书写性极强。他后半生的画事活动和生活的台岛,与闽南的地缘、血缘、文缘都很相近,因而从他的写意画中,可明显看出受闽台地域文化所形成画风的浸润。

  大器晚成的沈耀初虽已成为台湾画界的传奇式人物,但由于海峡阻隔,因而祖国大陆对其艺术成就知之甚少。1990年,沈老返梓定居,带回毕生的书画珍品,并斥资在诏安县创建“沈耀初美术馆”,展出其部分书画作品,赢得观赏者的高度赞扬。10多年来,祖国大陆美术界名家在京、沪、榕、厦、漳等地参观了沈氏的画展后,均予以肯定和推许。全国很多著名书画家与著名艺术评论家俱给予高度评价。如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树声盛赞沈老“是在吴昌硕之后在花鸟画方面树立起来的一个新的里程碑”,中央美院博导薛永年称“沈耀初正是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继吴昌硕、齐白石之后,又一位出色的借古开今派大画家”,中央美院副院长、著名美术评论家范迪安,著名美术史论家邵大箴,中国美术馆研究部主任刘曦林等认为,沈氏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一位很重要的、富有艺术个性的画家,是大师级的画家。许多艺评家认为,沈耀初的写意文人画是续燃吴昌硕“香火”的一盏明灯。

  1990年10月24日,耀初先生因患晚期肺癌医治无效,在故乡士渡村去世,寿84岁。沈老为书画艺术而毕生奋斗,其人生与艺术道路坎坷而漫长,孤寂而辉煌。

  今年5月18日至28日,沈耀初诞辰百周年书画作品回顾展在台湾历史博物馆隆重举行。两岸100余名文艺界人士欢聚宝岛,共同纪念一代国画大师。画展由台历史博物馆、海峡两岸民间文化交流促进会和沈耀初美术馆联合举办,由此拉开了海峡两岸共同纪念国画大师沈耀初诞辰百周年的活动序幕。两岸艺术家认为,沈耀初先生是海峡两岸共同推崇的艺术大师,是闽台文化一脉相承的见证,其艺术价值和精神将流传千古。(作者系沈耀初国画艺术研究会研究员)

编辑: 黄远林 收藏此页[进入论坛]

相关新闻

本网简介 | 广告报价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
新闻热线:2028110[8:00-18:00] 广告热线:0596-2955999 互动热线:13906066330[8:30-00:30]
法律顾问:福建南州律师事务所 周红 漳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