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台海  >  东岸要闻

从“我要回家”的老兵到“家在两岸”的陆配

您当前的位置 : 台海    2017-11-26 10:40  来源:新华网  编辑:周媛婷 罗蓉芳   
字体:【

  新华社台北11月25日电题:从“我要回家”的老兵到“家在两岸”的陆配

  新华社记者赵丹平刘刚张钟凯

  “今生不能活着见父母,死也要回大陆!”30年前,台湾一群大陆籍老兵凭着决绝的信念,冲破阻隔两岸近40年的藩篱,争取到返乡探亲的权利,也为两岸恢复交流打开了一扇门。

  喊出这口号的,是祖籍湖北房县的老兵何文德,当年“外省人返乡探亲促进会”的发起人和会长。他嘶哑着嗓音振臂疾呼的影像,和老兵们身穿写着“想家”的上衣在台湾街头抗争的场景,后来被收进纪录片。每次播放时,总令人唏嘘不已。

  上世纪80年代的台湾,当局在两岸关系上采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老兵的抗争随时面临危险。当年促进会顾问王晓波回忆说,有人投书报章呼吁开放返乡探亲,结果被判刑5年。老兵黄广海通过香港给大陆亲属写信,被判刑12年。

  “连拍摄抗争都很危险。”当年促进会发言人杨祖珺保存的影像资料中有这样的场景:一名男子挡住摄像机镜头,质问拍摄者“谁让你拍的”“你们有没有申请过”。

  即便开放探亲后,当何文德和杨祖珺带着首个“台湾返乡探亲团”启程赴大陆时,不安仍笼罩每个人心头。1988年1月14日,18人团队从台北出发,准备转道香港前往大陆。行前一天,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去世。

  “那天岛内气氛是低迷、恐惧、怪异的。”杨祖珺回忆说,行前她将重要档案和证件整理妥当,嘱托母亲,如果自己被抓,要照顾好儿子。

  探亲团老兵,除何文德外都孑然一身,很多人一贫如洗,机票钱都凑不出来,经费是杨祖珺募集的。转道香港的两天,探亲团住在九龙一家廉价的“迎宾馆”里,房间简陋还不隔音,走廊上轻微的脚步声听得一清二楚。

  杨祖珺清晰地记得,进入大陆前一天,直到夜里一点,仍听见其他房间有压抑的啜泣声。“何文德几乎没睡,其他人也是熬到早上才勉强睡了一两个小时。”

  探亲团抵达广州后,没有第一时间解散,而是集体飞往西安。“老兵们虽然思乡心切,但还是要先去祭黄帝陵。”杨祖珺说。

  “这代表祭拜中华民族祖先的意义,我们不只是回家探亲而已。”王晓波说,虽然他没参加首个探亲团,但为探亲团撰写了祭黄帝文。最后一段写道:“大劫未了,太平难期;愿我先祖,佑我华胄;同室止戈,永弃相残;再结同心,光大中华;千秋始祖,其来尚享。”

  在杨祖珺看来,由于“三不政策”的存在,当时两岸处于隔绝状态,“老兵们对回家的向往,代表着社会底层期盼两岸来往通行无阻”。

  “如果没有这个期盼,不会有人在高压的时代背景下,冒着生命危险搞这个运动。”杨祖珺说。

  轰轰烈烈的返乡探亲运动,打碎了阻隔两岸的坚冰。自此,一批批大陆籍老兵踏上了归途,不少人年过半百却仍未成家,探亲之旅就成了相亲之旅。那些嫁给老兵并随之来到台湾生活的大陆女性,后来在台湾被称为“大陆配偶”。

  那时,大陆正是改革开放之初,台湾则是“亚洲四小龙”之首。早年来台的大陆配偶回忆,很多人确实主要考虑经济需求而非感情因素。早年陆配以女性居多,老夫少妻现象很常见。

  “20多年前很多大陆新娘嫁来时,对台湾情况并不了解。本人文化程度不高,也没有什么专业技能。夫家善待还好,如果碰上不好的人家,就真很可怜,那时陆配离婚率也比较高。”嫁到台湾已20年的周灵芝是湖南人,生于1947年。第一任丈夫因病过世,第二任丈夫是1949年来台的山东籍老兵,今年已92岁高龄。

  “刚来人生地不熟,除丈夫外举目无亲。”周灵芝说,那时台当局对陆配的政策很苛刻,“我们没工作权,没健保卡,每半年必须回大陆一次,平时还常遭警察盘问”。

  1994年嫁到台湾的上海姑娘孙红文,从和丈夫恋爱到结婚生子,一路都在奔波。“那时的政策是可以在台湾生孩子,但从孩子出生算起,满两个月就要离开。”她说,后来政策有所松动,可以到台湾探亲,但只能停留3到6个月。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