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关东第一毒枭”被抓:自学制毒 称想赚2个亿
2018-01-03 来源:新华网

  有毒的梦想

  “关东第一毒枭”消失了。

  在一些秘密的制毒交流群里,这个活跃的ID从2017年2月底就再也没有发言。群里没人知道“毒枭”的真名,但传说他制毒快,纯度高,再加上人在东北,就有人把他的群昵称改成了这个名字。

  林松在指认现场(警方供图)

  与他同时消失的还有“林松”。另一个社交网络中,“林松”是朋友口中“靠谱”“仗义”的人,喜欢在微博和朋友圈晒旅游、美食、聚会,平均3天更新一次状态。他的微博头像是一张工作照,照片里他身穿白衬衣黑西裤,扶着黄浦江岸边的栏杆,背后是上海陆家嘴璀璨的夜景。那是2014年,他26岁,在北京做房产中介,因为业绩突出,被安排到上海学习交流。他对着镜头微笑。对“林松”来说,这几乎是他最高光的时刻。

  “关东第一毒枭”是在2017年3月初被抓的。当天上午,警察冲进他的住所,把他摁倒在地,问他是不是林松时,他小声回答了“是”。

  肖光是参与抓捕的警察之一,这位长春市公安局净月分局治安大队队长最先发现了案件线索,之后就一直与林松暗中较量。抓捕是他和林松的第三次碰面。他们互相称对方“狡猾”,甚至在最终抓捕前有短暂交流,但肖光最终完胜:在林松的房子里,现场缴获了9公斤液体冰毒,超过5公斤的固体冰毒,以及20多公斤的制毒原料麻黄素——对缉毒行动来说,“人赃俱获”几乎是最完美的结果。

  这是吉林省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起制毒案件。没有被叫作“关东第一毒枭”前,林松的昵称是“我行万里路”,如今他待在看守所里,活动范围不足30平方米。

  1

  林松是2016年12月被盯上的。

  那时正逢年末,长春公安要进行春节前的安全检查,这是肖光最忙碌的时候。林松暂住的净月区在长春市东南部,楼房、荒地和成片的林子交替出现,属于还在开发中的郊区。到了冬季,这里到处都是白色,枯草被雪覆盖,只露出一截黄色的草尖。马路上的雪都已经轧实,即使在白天也很少看到行人。

  由于林木茂密,近几年,排查烟花炮竹成了净月区一项重要任务。离分局只有1.5公里远的一个小区是其中的一个重点排查对象,肖光对这个小区并不陌生,因为没有产权,这里租户比较多,又地处偏僻,时常有治安事件发生。

  肖光带着民警王艳成来到小区物业办公室了解情况。他记得,当时几个居住在物业办公室楼上的老人也在场。见到警察,他们连忙抱怨,最近一段楼道一直有股臭味,“形容不出来的味道,时间长了熏的头疼。”

  “我寻思可能是腌酸菜的味儿。”王艳成回忆说,老人的话当时并没有引起两个民警的注意。

  物业所在的单元位于小区最里面,一共11层。每层都是一梯两户,家家装着一样的防盗门。门口堆放着腌酸菜的坛坛罐罐,也散发出同样的味道。

  为了找到臭味来源,肖光和王艳成在这栋楼上走了几个来回,最终停在了701的门口。

  肖光和王艳成在7楼楼梯间里小声确定气味来源时,一扇门之隔的林松正戴着防毒面具,在满屋胶管、烧杯间来回走动。他正在制毒。只有他知道,楼道里的臭味是种“类似催泪瓦斯”的味道,是制毒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的气体,刺激性很强。一般人吸入多了,就会咳嗽、头疼。

  这种平时很难闻到的气味让肖光警觉起来,他当时首先怀疑屋内可能是一个制造假货的窝点。再向物业询问时,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他们,701住户曾让他去修过马桶,“下水管道漏水”。

  那时肖光和王艳成还想不到,下水道漏水是因为林松在制毒过程中大量倾倒盐酸,腐蚀了下水管。

  后来,为了搜集“制毒的证据”,肖光在“满是剩菜剩饭、果皮瓜子皮”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团裹了几层的废纸,逐渐剥开后,最里面出现了一些“白色的结晶体”。送去公安局检验后,这些“白色结晶体”被确认是甲基苯丙胺。它有个通俗的名称:冰毒。

  这期间林松白天会像往常一样出去取送快递,到餐馆吃饭,有时候也会去参加同学聚会。只是大家发现,他好像一下变得有钱起来。在他的微博里,吃大餐、看演出、滑雪和泡温泉的照片忽然可以拼满9张图。

  林松的“制毒工厂”(警方供图)

  那时林松已经大学毕业6年,有同学记得,每次聚会,问起工作,林松都会说自己在炒股。有时到KTV唱歌时,他会突然提醒大家,不要碰毒品,“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