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教育  >  今日要闻

我和我的家乡

您当前的位置 : 教育    2021-04-08 10:30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高丽君  高丽君
字体:【

  

我和我的家乡

漳州三中八年五班黄舒晨

  夜风拂过小城的上空,天幕一轮如银盘般的圆月向江边繁茂的杂草遍洒清辉,福建省南部的一座小城燃起明艳的灯火,打碎万斛黑暗。这幅夜景常在我的梦里浮现,这座小城便是我的家乡——漳州。

  年幼时,那浅青色的九龙江水就在漳州城边汩汩流淌,蜿蜒的九龙江像宽厚仁慈的母亲柔柔地拥抱万家灯火。我经常定定地站在中山桥头,看着人们在江边谈笑风生,抑或闲庭信步,这条沃养他们的九龙江成了多少漳州游子的牵挂,难以割舍。

  九龙江边便是古城。古城略旧的红墙映着夕阳的余晖,那浓郁的金黄色仿佛成片斑斓的云彩,在红色的幕布上燃烧起来,市肆喧闹声逐渐在身后消逝。我独自在坑坑洼洼的老街走着,老式的骑楼穿过悠深的岁月伫立在高楼大厦之中,明黄色的幡旗在风中猎猎作响,这种新旧的强烈对比,更彰显了漳州的历史古韵。

  走着走着,我不禁被美食给吸引住。一位老人站在斑驳的石墙边,身旁的推车里是一串串裹着薄而透亮糖衣的糖葫芦,朴实的乡音撞进耳朵,心灵深处响起低低的回应。闽南方言或许没有吴侬软语般细腻温和,比不上东北方言的粗犷豪迈,但熟悉的口音扣开封尘已久的心灵。我跑上前用略有些生疏的乡音与他交谈,老人微微有些怔愣,随即便笑意盈盈地从身旁的推车里抽一支糖葫芦递给我。我瞥见他眼角细碎的皱纹,因笑意而深陷的眼窝里盛满火红的霞光。忽而听他喃喃说道:“多少年没看见来我这买糖葫芦讲闽南语的人了。”他深邃的眼眸望着天边,似有万千感慨凝在眼底,化作如墨般的黑。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斜阳染红了骑楼庙宇,映照在我的面庞,暖透人心。或许在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人们学习普通话,逐渐淡忘了儿时朗朗上口的乡音。抑或远行在外,在另一座城市打拼求学,乡音成了尘封的过往,积满厚厚的灰尘,弃之不顾。或许该庆幸我不曾离乡,内心深处对家乡懵懵懂懂的热爱与情愫,早已融入骨血而轻易不觉。

  硬币落在掌心发出脆响,我咬着糖葫芦往前走去,天地间最后一抹橘黄没入黑暗。小城的风吹得人心暖融融的,纵使世间披暮,我的家乡可抵内心荒芜。

  不觉间,我已走到曾经熟悉的面馆,坐在嘈杂的面馆中,浓稠的卤汤在白瓷碗中冒着热气,混合着柔柔的面条,微辣的胡椒送入嘴中,淡淡的面香自记事起就香甜可口,独特的闽南风味被我深埋在心里。耳畔是老板操着乡音与人高谈阔论,路过的小贩高声叫卖着家乡的特产,古城的居民热切地帮助乡邻。我和我的家乡,是心底自豪骄傲的存在。

  我和我的家乡是最深情的字眼,那情谊在九龙江边,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闽南乡音里,在喷香的面汤中……

  我会长大,我将远行。我或许怀着一腔孤勇离开家乡,浩浩荡荡的江水和黄昏的晚风是我对家乡化不开的思念。我也会踏上归途,小城拥我入怀。灯火辉煌,我和我的家乡是寄寓我灵魂的依靠,胜过我行径路过的一切不朽。

  点评:

  紧扣“我和我的家乡”主题,以九龙江、漳州古城作为切入点,通过对美景、美食、乡音的叙述,表达了对家乡的热爱与眷恋。全篇主题鲜明,思路清晰,文笔优美,是一篇优秀的习作。

  (指导老师 戴智华)

责任编辑/冯思佳 吴明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