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海 | 视听 | 网视 | 教育 | 房产 | 汽车 | 旅游 | 财经 | 健康 | 情感 | 品牌 | 书画

登录注册

漳州市尊老爱亲美德少年姚玉兰

专题   2014-05-14 22:06    http://www.zznews.cn/    字体:

  姚玉兰长泰县第五中学七年级2011年平安杯征文二等奖。2011年长泰第二实验小学书法二等奖。2013年“海西杯”初中组省级书法三等奖。

  爸爸在我出生不久后,就患上腰椎肩盘突出症。自我记事起,爸爸屡次犯病,一犯病就只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看着爸爸这样子,我的内心真的很痛,我就为爸爸端茶送水。妈妈出去干农活,我就在家做饭做菜给爸爸吃。在床边做作业,因为我深怕爸爸要什么,而我不能及时给他。那时我真恨自己不能赶快长大,能成为了一名白衣天使,能使成千上万的病人摆脱病痛的折磨。爸爸虽然这样,但只要好一些,就又下田去干农活。爸爸在日记中写:“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将两个女儿养育成人。”我的心揪了一下,我知道爸爸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和妹妹,所以我总是刻苦而努力地读书,争取每次都能考好。以后能成才,好好孝敬父母,让他们享上清福,让爸爸上最好的医院去治疗,让爸爸早日恢复健康。

  回望爸爸的半生,年经时,因生了一场大病头发几近掉光,直至30多岁才认识了妈妈,在我出生不久之时,又患上了腰椎肩盘突出症;前几日,因去摘毛豆,又全身过敏,奇痒难忍。爸爸的上半生历经坎坷,忍受了常人无法忍耐的痛苦,爸爸为了我们两个女儿,选择活下来受难,我认为这是一个打着灯笼也没处找的爸爸。妈妈因为爸爸生病,做了比许多人还多好几倍的活,受了比他人多倍的苦,妈妈成了家中的顶梁柱。爸爸干不了重活,所有的体力活都是妈妈一肩担,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妈妈的身上,有时我会思考妈妈的肩膀能不能撑起这个家。开学时,我之所以选择在学校宿舍,也是体谅妈妈的辛苦,虽然学校宿舍的环境会比外面的苦些,但我回家只字不提,只说学校的好,报喜不报忧,我只想着让妈妈少受点苦。有些同学嫌学校生活很苦,打算搬出去,但我从来没想过,为了父母不那么辛苦,能省则省,学校里的这点苦,比起父母生活的年代又算什么。只要放假时,我一有空,就跟着妈妈去田里除草,我只想尽一下我的微薄之力,为妈妈分担一点辛苦。在干农活时,我更深切地体会到了父母的辛苦,我干的只是一些不用耗费体力的活,妈妈干的则都是一些重体力的活,在烈日下曝晒,真是苦不堪言。我们珠坂是一个蘑菇大村,一到8.9月份就有许多人在为培育蘑菇的养料加工忙了起来,许多菇农就雇人来做,妈妈又加入了这一行列,经过发酵的蘑菇养料发烫,又正值夏天,那痛苦不言而喻。这几天,妈妈又在冷冻库加工毛豆,每天都到深夜才回家,早上又早早起床去干活,我就自动揽下了洗衣服的活,只愿妈妈能不再那么累。我现在真的好想快快长大,能助妈妈一臂之力。

  我深知,父母之爱是无私、伟大、宽容的。父母之爱是一口饭,一件衣的供养,是我们无论怎么样的不离不弃,鲜活如初。许多子女一次次的挥霍,一次次地辜负父母的爱,但我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我想对爸妈说:“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更丰满,飞向高远的未来,去追寻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蓝天。

原标题: 来源: 漳州新闻网 编辑:张旭 收藏此页 进入论坛

本网简介 | 广告报价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
新闻热线:2028110[8:00-18:00] 广告热线:0596-2955999 互动热线:13906066330[8:30-00:30]
法律顾问:福建南州律师事务所 周红 漳州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