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专题 > 专题新闻2014 > 学习谷文昌 做“四有”干部 正文

老书记的『传家宝』—— 福建省东山县委原书记谷文昌『家风』感怀

专题    2015-06-30 17:53    来源:新华社    编辑:洪韬亮    字体:【

  在福建南部沿海小岛东山县,三十多年来,形成了一个新的祭祀习俗:清明时节“先祭谷公,再祭祖宗”。

  “谷公”,便是去世34年、至今仍让东山民众引以为荣、引以为念的老书记谷文昌。

  置身如今绿树成荫、蓝天碧海的国际旅游海岛,遥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风沙肆虐、一片荒芜的情状,追思这位令当地人生前敬重、死后敬仰的县委书记,我们陷入历史与现实的遐想——一位普通的县委书记,何以让人们跨世纪地念念不忘,至今仍深情地口口相传、追思怀想?

  带着仰慕先贤、求解当下的心情,我们沿着谷文昌在东山大地留下的踪迹,去链接今昔,去探寻奥秘,去求索答案……

  “两袖清风来去”

  时隔50多年,谷文昌的小儿子、57岁的谷豫东对家里的饭桌仍然印象深刻。那是东山县政府宿舍院子里的一张露天石桌,家里没有饭桌,这张废弃石桌就被利用起来,大多数时候,石桌上的菜是地瓜和腌制的咸菜,半个月才能吃上半斤肉,父母舍不得吃,5个小孩每人能分到一两块肉片。“遇到下雨家里人只能端着碗在屋檐下吃饭。”谷豫东说。

  简朴是子女们对家风的共同记忆。谷文昌大女儿谷哲慧说:“父母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本色,不贪图物质的享受,一辈子勤俭,家里从没置办过什么贵重的家具。从河南到东山、福州、宁化、漳州,他们的行囊永远都只是两个樟木箱子,里面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和生活用品,去世时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传家宝’。”

  父亲是县委书记,母亲是妇联主席,谷家的子女在县里算是“高干子弟”,但在老百姓眼中,这些孩子没有一点儿“娇气”“贵气”。“人很老实,说话轻言细语,穿着打补丁的裤子。 (下转第七版)

  能吃苦,下乡睡地铺,没有一丁点儿千金小姐的脾气。”谈起昔日的同事谷哲慧,东山县铜陵镇71岁老人陈炳文仍印象深刻。

  陈志英是谷文昌大儿子谷豫闽的初中同学,他说:“豫闽能吃苦,上中学后,他每年寒暑假都会在盐场、林场拉盐、运砂石,顶着寒风烈日,自己赚学费。”

  谷文昌的爱人史英萍也是一名南下干部,新中国成立前与谷文昌一起来到东山, 1952年就定为行政18级,此后30多年,职务、工资级别都没有提升过。每次有人提出给老史提级的意见都被谷文昌压下来,理由是“她是个老同志,有觉悟把名额让给级别更底的能力更强的本地干部”。

  谷文昌去世后,史英萍仍过着清贫的生活,省吃俭用之余热心公益,从微薄的离休金中挤出2万元资助了18位特困大学生。

  “毋改英雄意气”

  在子女眼中,谷文昌严厉,甚至“不近人情”,5个子女在工作、生活上没有得到过他任何“特殊照顾”,甚至政策允许的事,他也不为子女“争取”。

  1976年,谷豫东高中毕业,最大的愿望是到工厂当一名工人,当时谷文昌夫妇已经是花甲之年,子女都不在身边,按照政策可以留一个子女在身边工作。

  谷豫东向时任地区革委会副主任的谷文昌提出留在父母身边,谷文昌沉默许久,还是劝他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谷文昌说:“我是领导干部,不能向组织开口给自己孩子安排工作,不然以后工作怎么做呢?”

  谷豫东接着又提出要去东山上山下乡,谷文昌一口回绝:“你去东山,当地很多人知道你是我的孩子,会对你特殊照顾,这不行。”

  最终,谷豫东被分配到南靖山区一林场,他说:“临行前一天,父亲早早回到了家里,帮我整理行李,忙活了一晚上,第二天告别时,他取出前几天拍的一张全家福照片塞在我手里,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把对子女的温情深藏在心里,但绝不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家人谋私。”

  谷豫东说:“遇到工作调动、个人待遇提升等关口,子女也曾多次向父亲‘求助’,他的回答永远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能靠着我的关系,向组织提要求、要待遇。’”

  1963年,谷哲慧高中毕业进了县财政科当临时工。陈炳文说:“几个月后才知道她是县委书记的女儿,我们都以为她在临时工岗位只是锻炼锻炼,很快就会转正、提干,没想到从临时工转为正式工,她用了15年。”

  谷文昌身边的工作人员潘进福、朱财茂说:“谷书记公私分明,从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家人牟利,他的5个孩子都是自食其力,没有沾到父亲的光,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了一辈子,没有升官发财的。”

  目前,除了小儿子谷豫东在漳州市中山公园服务中心任副科级管理人员外,谷文昌的其他4个子女都已退休:大女儿谷哲慧是企业退休人员,二女儿谷哲芬到退休时是副主任科员,大儿子谷豫闽退休时是厦门检验检疫局调研员;三女儿谷哲英退休时是漳州市工商局的一般职工。

  谷文昌身边的多位干部群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谷文昌去世后,子女在平凡的岗位自食其力,没有向组织和各级领导提过关于个人的要求,也没有接受过组织的特殊照顾,更没有打着谷文昌的旗号谋利。

  东山县委书记黄水木说:“这么多年来,谷文昌的家人从来没有找过县委、县政府帮忙办事,县里多次邀请他们全家回东山走走看看,他们都婉拒了,每年清明节来给谷文昌扫墓,都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从来没有让地方上提供方便。”

  (小标题)“百姓谁不爱好官”

  每年清明时节,72岁的陈志英都会带着水果、香烛,来到位于东山县山口村赤山林场的谷文昌墓前,恭敬祭拜,“时间越久越怀念谷书记”,陈志英说:“50多年前,山口村周边十多公里都是风沙口,很多百姓的房子都被风沙掩埋,是谷书记带领我们栽种木麻黄,建起了防护林带,把这片不毛之地变成了生态旅游岛,这些年搞渔业养殖,我们家也致富了,盖起了四层小洋楼,我们永远记得谷书记的功德。”

  谷文昌纪念馆工作人员陈秋华告诉记者,每年清明前后,自发到谷文昌墓前祭拜的百姓有几百人。

  “不带私心搞革命一心一意为人民”是谷文昌写在日记本上的两句话。东山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阮授智说:“谷文昌没有小我和小团体利益,对自己和家人‘苛刻’,对人民群众饱含深情、鞠躬尽瘁,是那一代共产党员优良家风、家教的体现。”

  东山县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黄石麟说:“谷书记将全身心投入到治理风沙上,起早摸黑,废寝忘食,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基层,全县60多个行政村他全部跑遍,全县400多个生产队的干部及许多群众都跟他很熟悉,下乡时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吃的是喂猪的厚叶菜,晚上睡在群众家里,在地板上铺上稻草就打地铺,有时一住就是好几天甚至十天半月。”

  谷哲慧说:“以前对父亲有怨言,小时候一周见不到父亲几次,长大以后在工作和个人待遇上也没‘沾到光’,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他连自己的子女都不帮,甚至还要‘阻挠’,后来我们慢慢理解他了,他是一个公而忘私的人,是一个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人民群众的人,看到东山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看到人民群众这么爱戴他,我们感到很骄傲,也会让好家风一直传承下去。”

  “会它千顷澄碧”

  福建省妇联主席吴洪芹说,领导干部的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作风的重要表现,注重家庭建设是党员领导干部党性原则的具体体现,在党员干部应该树立什么样的家风上,谷文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福建省委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李烈满提出,家风和党风、政风密切相关,党员干部如何对待家庭、对待爱人和子女,能不能将公益和私利区分开来,反映了领导干部的价值观和权力观,从查处的不少腐败案件看,一些领导干部的奢靡之风、享乐主义等不良风气是从家庭生活中开始,进而演变到将公权用作“私器”,为自己和家人大肆敛财,走上犯罪道路。

  泉州纪委常委林开通表示,重温谷文昌等老一代优秀共产党员的家风家教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当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封建习气又沉渣泛起,一些领导干部持家不严,纵容家庭成员说情请托、收受礼金、财物,经商办企业,搞权钱交易为家人牟利的不在少数。

  李烈满说:“谷文昌家风内涵丰富,特色鲜明,事例生动、可信,集中体现了那一代共产党员艰苦朴素、清白为官、为民奉献的优良作风,是我们党的建设宝贵的精神财富,全面从严治党,要把这些优良传统继承好、发扬好,将谷文昌式好家风成为我们党永不褪色的‘传家宝’。” (新华社记者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