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专题  >  专题新闻2017  >  中国正在说  >  嘉宾妙语

嘉宾王义桅妙语

您当前的位置 : 专题     2017-06-05 10:15   来源:东南卫视   编辑:王鹏程    
字体:【

  一带一路中的困难

  姜帆:我还有一个问题,王教授那么在您看来,在推行一带一路构想,建设一带一路过程中,现在和以后,我们会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会是什么?

  王义桅:问题挑战风险,确实伟大的事业,总是跟伟大的风险也好,或者是艰难连在一起的,否则的话,不会称之为伟大嘛。就像托格威尔说的,说大国和小国天然就不一样,小国的国民追求的是幸福安康,大国追求的是伟大和永恒,为此遭到责难和痛苦。所以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崛起也好,遭受了很多的非议,我们讲这是正常的。因为世界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西方看来是落后的,东方的,提出了这个全球性的合作倡议,他们还是不习惯,所以国内外都有一定的质疑,这是可以理解的。一带一路提出来以后,确实面临了很多的困难和挑战,我觉得最起码分为三大类,第一类从人类的未来的几十年,都是处于一个大转型时期。

  吴学兰:对,大变革,大转型,大发展。

  王义桅:所以现在黑天鹅啊,特朗普,英国脱欧这个那个,一会要爆炸恐怖袭击,这和以前太平时期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正好赶上这个时期,躲也躲不开。有了这个一带一路,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但是这个事实的过程中,正好面临着未来几十年不确定的这样一个时代。它和我们加入WTO那种全球化顺利发展时期已经不一样了,以前简单的可以接轨就行了,现在轨道都断了,轨道都没有了,要自己去建轨。

  吴学兰:修路。

  王义桅:这难啊,这是第一个,时间上。

  空间上,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西方看来叫不稳定之福,所谓的文明交界地带,板块的交接地带。《大棋局》、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等等把这些地方都描绘为是比较麻烦的地方。但是中国认为,辩证的看,麻烦它可能就是希望之所在,就是叶子是有毒的,但是解这个毒的叶子就在它旁边啊。

  吴学兰:就是,危机两个字。

  王义桅:对,是辩证的。

  吴学兰:是的。

  王义桅:所以你不要用拉一派打一派,我们可以说统筹协调,标本兼治来解决这样一些问题,可能正好是一个希望。

  第三个从本身的一带一路各种项目来说,尤其与基础设施,它投入的周期非常的长,收效比较慢,然后摊子也铺得很开,所以建设不容易,守起来更难。那么很多的国内外都有质疑说是不是对外撒钱呢?是不是打水漂了?是不是有安全风险?等等等等,这样一些问题质疑,肯定是有的。

  所以我们讲中国古人有一句话,说“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我们看到机遇和风险的时候,一定要有一种全局观,一定要有一个长时段的历史观。就像一带一路,在我的《世界是通的》这本书里,比喻成21世纪新的长征。长征是什么?你如果评测一下,长征开始,风险多大了,我们最终还不是有坚定的信念,走到了陕北吗?所以革命理想和今天的建设道理都是通的。

  只要坚定,我们觉得是为人民服务,为世界人民服务,为一带一路人民服务,一定会成功的。好,谢谢大家。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