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专题  >  专题新闻2020  >  中国女排娘家项目建设  >  我与中国女排的那些小故事

缘来如此⑮|从漳州走向世界的排坛传奇 ——访排坛名宿“众星之师”张然

您当前的位置 : 专题    2020-09-21 16:57  来源:  编辑:邹美玲  邹美玲
字体:【

       他,曾是50年代中国八一队、国家队二传手,是新中国第一代专业运动员。

  他来自排球之乡漳州,手握排球一路打出福建,打进国家队,打向世界,为国争光。

  他,先后为国家培养、输送了袁伟民、邹志华、邸安和、孙晋芳、张洁云、殷勤等一批排球名将,被称为“众星之师”。

  他,就是排坛名宿张然。

   中国排球发展的“活历史”
   为采访张然,记者一行飞赴六朝古都——南京。闻名不如见面,站在记者面前的,是已进入鲐背之年,却身板硬朗的九旬老翁,老体育人的风采气度依旧。

 出生于漳州市长泰县京元村的张然,从小就对排球运动情有独钟。据考证,起源于1895年的排球,约在1915年间传入长泰县。最早是16人排球制,后改为9人排球制。地处县城边上的京元村人,不会打排球也会看排球,说起排球都能说个一二三来。“可能在童年,对排球的喜爱就在我的基因里种了下来。”回忆起年少时的打球时光,张然笑言,“当时没有排球场,下课围一圈就开打。”

  许是娘胎里来的体育天分,加之长泰县良好的排球运动氛围,少年时代的张然,已练就一身非凡排球功夫,技术比较全面。当时是9人排球制,张然打的是二排中。张蕴山、杨启美、吴洪溪……回忆起打排球的经历,张然历数每一任老师,感念师恩:“他们对我练好排球基本功帮助很大。”从12岁在长泰县罗山小学打排球,到长泰县简易师范学校,再到漳州崇正中学(漳州三中前身)、厦门双十中学,张然的求学时光总有排球相伴。到了高中,张然在本只有篮球和足球运动的厦门双十中学,带起了一阵排球热。

  1949年9月,张然投笔从戎,参加人民解放军。1951年,本在解放军某部当见习参谋的张然,因任务需要,从业余爱好排球,经逐级选拔成为八一队第一代运动员,在北京参加1951年5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全国篮排球比赛,从此开始了专业排球之旅。对此,张然以八字总结:“时势所使、兴趣所在。”当时,排球刚从9人排球制转为6人排球制。次年,毛泽东主席题词发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党中央有关体育运动方针政策的实施推动了全国排球运动的发展。当时在八一男排任副队长、司职二传手的张然,参与并见证了中国排球运动的兴起。

  “1955年到1959年是我国排球技术战术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通过建立运动队伍,进行系统训练,组织全国竞赛,交流技术经验和加强国际交往,有力地促进了排球技术战术水平的提高和发展。”这是张然在《新编排球训练纵谈》所写的一段话。1955年至1957年,张然入选国家队,为国效力。1958年,张然到江苏队担任首任主教练,带出了袁伟民、邹志华、邸安和、孙晋芳、张洁云、殷勤等一批优秀的排坛名将。

  此外,张然屡担排坛集训、比赛、调研、考察、讲学等重任,经历了中国排球从艰苦创业、奋勇拼搏、跌宕起伏到走向辉煌的全过程,是新中国排球发展史上的亲历者、实践者与见证者。历任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中国排球协会教练委员会主任、《中国排球》杂志编委、江苏省排协主席等要职,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新中国体育开拓者奖章、江苏省劳动模范等称号。

  张老平和的讲述,犹如给我们打开一本中国排球发展史。记者仿佛能窥见近一个世纪的中国排球发展历程。男排出身的他,为中国男排创下第一页辉煌,也为中国女排日后称雄世界打下伏笔。

  

排球基地落户漳州的“建言者”
     据袁伟民主编的《中国排球运动史》记载,1972年,为发展排球事业,国家体委决定在我国南方建立一个排球训练基地,以进行排球集训大会战。为选择合适的集训基地,国家体委排球处委派当时在排球调研组工作的张然南下考察。

     作为国家体委调研组专家,张然一路南下走访了几个地区,最后选中福建漳州,并将考察结果和基地选址建议上报国家体委。报告中他提到,把漳州作为排球训练基地有以下4个优势,即:领导重视体育;群众喜爱排球;冬季气候宜人;物质产品丰富。

  建基地是大事,为慎重起见,时任国家体委排球处处长的钱家祥看过张然的报告后,又带上国家体委财务司的同志赴漳实地考察,证明张然反映属实,遂上报国家体委,最终决定将基地设在漳州。采访中,张然坦言,当时虽怀有对家乡的情感,但也不带私心杂念,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漳州客观条件和主观努力均符合国家排球训练基地建设需要。

  中国首个排球训练基地定址漳州后,短短23天,六个训练用的竹棚馆搭建而成,国家冬训队如期开进漳州,中国第一次排球大集训就此在漳州这座千年古城拉开序幕。1973年,国家体委开始正式投资兴建漳州排球训练基地,为漳州成为“中国女排的娘家”“世界冠军的摇篮”奠定了基础。

  “漳州基地为国家队做了很大贡献,可以说功不可没。”张然表示,通过集训大练兵,培养了干部,造就了教练,锤炼了队员,积累了经验,提升了技战术水平。在漳州基地集训四年之后,队员的技术水平日趋成熟,这也为1976年中国女排重新组建打下了坚实基础。张然提到,漳州排球训练基地在膳食营养、烹调口味、场地保障、医疗康复等后勤服务方面都做得很好,堪称一流。国家之后也在其他地区兴建了训练基地,后建的基地虽硬件更好,但软件方面有所不足。其他基地曾派人到漳州基地考察学习,但漳州的有些经验和优势是无法复制的,不少队员还是喜欢漳州基地,甚至把漳州当作夺冠的“福地”。

  今年,漳州市委市政府启动“中国女排娘家”基地项目建设工作,该项目预计于2023年——漳州基地建立50周年之际建成投用。闻此消息张然十分高兴,当即表示:“漳州基地能够继续为国家排球事业做贡献,我和大家一样充满期待。建成后,只要身体允许,我一定要回去看一看。”

  

  

低调而不凡的“众星之师”

  有资深球迷介绍,张然在长泰时便练就一手“扣传”绝招,被称为“排坛一绝”(指的是为训练二传手的灵敏反应、脚步移动和手控制球能力,而采用的一扣一传练习方法),而有金牌教练之誉的袁伟民,传球动作与张然几乎一模一样。对此,张然直言:“这种球法不能说我独创,只能说是我传承了我国排球优良技术传统,并在训练中行之有效的一种方法。”

  张然是袁伟民的开手教练,也是他的伯乐。在遇到张然之前,袁伟民几乎没有接触过排球。“袁伟民的接受能力很强,反应速度很快,脚步非常灵活,非常适合当二传手培养。”当时,张然作为江苏队教练为江苏队选拔第一批队员,高中刚毕业的袁伟民被张然选中,同时被选中的还有后来成为中国男排主教练的邹志华。

  事实证明,张然眼光独到。进入江苏队之后,袁伟民快速成长,排球人生一路“开挂”。张然介绍,袁伟民进队后,表现超乎他想象:“一个优秀运动员的成长,既要靠党和政府创造的良好条件,也与他自身的天赋和勤奋密不可分。所谓‘师傅领进门,成才在个人。’袁伟民学习能力非常强,并且他勤学苦练、刻苦钻研的程度是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不到四年时间,袁伟民和邹志华双双被国家队选中。

  袁伟民在率领中国女排夺取三连冠后曾说:没有张指导就没有我的今天。。他一直把张然当作自己的恩师。这对明星师徒的情谊也被传为排坛佳话。有一次得知张然生病住院,袁伟民亲赴南京看望,还经常托人捎去补品。采访当日,张然身着一件绣有“中国”字样以及中国国旗图样的上衣,记者因为好奇,在采访后的闲聊中得知,这件特别的衣服为袁伟民亲手所赠。

  放眼中国排坛,不少排坛名将皆师承张然。张然执教的江苏队运动员中,有十几人输送至国家队,孙晋芳、张洁云、殷勤等3人荣获世界冠军,袁伟民、邹志华、邸安和3人则都曾出任国家男女排球队主教练。而在张然训练的中国青年女排运动员中,也有十几人入选国家女排,杨锡兰等8人问鼎世界冠军。对此,张然一再强调,运动员的成才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不能说是某位教练培养的。

  对于如何培养优秀的运动员,张然则不吝分享。张然认为,教练员主要任务是选材、训练、比赛和管理教育,肩负的责任是传技育人。由于天赋、体态、技能、机遇和努力程度等因素,不可能每个运动员都成为尖子或球星。教练员的使命就是在运动员的积极配合下,把每个人都培养成有理想、有品德、有知识、有作为、爱祖国、爱人民的有用人才。在传技育人的过程中,教练员应当言传身教。一方面,在传授技能过程中要做好动作示范,正确讲解要领,准确分析技术,抓住关键技术,以便运动员形成正确的动作概念,这其中也包括要善于观察、发现与挖掘运动员的特点,促进队员乃至全队水平提升;另一方面,教练员须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以身教的魅力带给运动员有效的鞭策,对运动员的成长产生潜移默化的传播与辐射作用。张然还认为,运动员不但要训练技术、战术、体能等硬实力,而且要培养战术意识、作风、心理等软实力,两者要同步进行,相得益彰,使后者的培养渗透与融合在前者的日常训练之中。他强调运动员在训练中不但要动手动脚,而且要动眼动脑,扩大视野,开动脑筋,手脑并用,练想结合,才能加速掌握技术,缩短成长过程。张然最后说,培养优秀运动员是个系统工程,很不容易,还要从严治队,爱兵如子(女),做到“严出于爱,爱寓于严”,严在脸上,爱在心上。尤其对名运动员、尖子队员更要敢于严格要求,树立良好榜样,绝不能哄、捧、宠、纵,这是评估一个教练员有没有魄力与水平的试金石,也是考量一个队有没有良好队风的分水岭。

著作等身的“排坛儒将”

  张然从漳州长泰一路打进国家队,当教练后又为国家输送了一批优秀运动员,成为体坛公认的“众星之师”,这与他好学习、爱钻研、善思考、勤总结的特点密不可分。

  张然在新中国成立前断断续续就读了初中、高中,此后参加部队进入体坛,未经高校系统学习深造。但他硬是凭着顽强的毅力,刻苦自学文化知识和排球理论,被国家体委评为中国第一批国家级教练员,后为南京体育学院教授。

  在长期的训练与比赛实践中,张然学习掌握到国内外排球发展动向以及各国先进训练理念。还利用工作之余,秉灯执笔,著书立说。早在1959年,张然所著《排球——中级技术读物》一书便因具有较高的普及率与实用性大获好评,后再版3次。至今,张然出版有排球著作12部(其中6部与他人合著),在国内外媒体发表文章或评论近400篇。其中,一部著作获得国家体委体育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0篇文章刊载于国际排联技术杂志。他通过自学英语,获得四级证书,并通过考试取得国际排联高级讲师资格。他在国内,常受国家体育部门委派为教练员训练班、或被相关高校邀请为研究生班讲课;在国外,屡被国际排联委派、或被相关国家、地区排球协会邀请去讲学,先后到过30几个国家或地区。

  老骥伏枥志不渝,华发纵生犹未停。专业书籍难有销量,为推广排球专业技术,张然曾自费出书,免费赠阅。去年,已是90高龄的张然收集平生所作与排球训练理念和比赛规律相关的文章,出版《新编排球训练纵谈》一书,献礼祖国70周年华诞。张然说:“我希望把我们中国几代排球人的经验记录下来,加以传承与发扬。并期待中国排球事业,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张然著作等身,却无一自传。采访前,他与记者约法三章:报道我要实事求是,有依有据。采访中,他又几次提醒切不可人为拔高。行至文末,记者落笔尤为谨慎,谨以张然在《新编排球训练纵谈》一书中对自己的总结作为结尾:在他71年的排球生涯中,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只是脚踏实地做了几件实事,那就是培育有用人才、履行排坛重任、传播业务知识、探索训练规律。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叶明义 邹美玲 王鹏程